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5月29日圣人  

2017-05-29 13:49:15|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郝开枝 殉道

圣郝开枝,圣名若雅敬,贵州修文县人,一七八三年生,约在二十岁时入教,一八三九年为主殉道。一九OO年五月廿九日,教宗良十三世宣布他为真福。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于二OOO年十月一日宣布他为圣人。

 

真福若瑟高华斯基(Bl. Joseph Kowalski)殉道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三日主日,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一O八位殉道者荣列真福。他们大部分是德国奥斯威辛(Auschwitz)及达乔(Dachau)集中营的受害者,包括来自波兰克拉科夫(Cracow),在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被杀的若瑟高华斯基。

 

德国入侵波兰

一九三九年,德国纳粹党崛起。纳粹独裁者阿道夫希特拉(Adolf Hitler)公然挑衅全世界,尤其对波兰虎视眈眈,更向世界宣告,波兰是注定落入他手中的「重要阵地」,以扩展优秀的日耳曼民族。

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二千架纳粹战机轰炸华沙及波兰的铁路联轨站。整个国家陷入瘫痪。德军深入波兰领土,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波兰在四星期内被迫投降。

翌年,希特拉计划大举入侵俄国。为此,军队需要佔用波兰全境。希特拉高傲地说:「波兰人只是奴隶,注定要服侍日耳曼民族。」日耳曼人专心战斗,波兰人则代替他们在工厂和煤矿工作。德军开始大规模驱逐波兰人。纳粹秘密警察常在凌晨时份闯入民居,拘捕知识分子及要人,以防他们联手反抗。

 

慈幼会会士被捕

一九四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圣母进教之佑节前夕,秘密警察闯入克拉科夫的慈幼会省会院和自备神学院,拘捕十一名神父及一名辅理修士,包括神色安详、双目炯炯有神的若瑟高华斯基神父。他曾担任修会的会省秘书。六月廿七日,被捕的会士遭分开囚禁,其中四名克拉科夫慈幼会神父被杀,其他人则拘禁在集中营,稍后在奥斯威辛被处决。当时,集中营大门显眼地展示这标语:「劳动带来自由。」

译按:一九二八年纳粹党崛起前,德国政府以「劳动带来自由」(Arbeit macht frei)作口号,为提高就业率的社会政策作宣传,后来纳粹党沿用此口号,并在多个集中营大门展示,可能是用作揶揄犹太人(纳粹的政治宣传把犹太人抹黑为懒惰的人),或是给集中营囚犯虚假的希望。

 

集中营的高华斯基

为管理集中营,纳粹主管聘用一些心理异常的罪犯,例如犯了虐待、行为异常等罪案的人。自一九四一年六月起,这些罪犯是高华斯基神父及他的不幸夥伴的「上司」。在集中营里,他们给脱光衣服,被推进一个小房间「消毒」。这场大灾难的一名生还者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喷孔忽然喷出滚烫的水,然后有四个人冲进来,大声吼叫,把我们推进附近一个冰冷的房间,我们的身体还淌着水、冒着烟。在这里,另一群人向我们吼叫,掷给我们一些破布,把一双双木底旧鞋塞进我们手里。我们还未意识是甚麼一回事,已给赶到广场上,身上一丝不挂,也没有穿鞋子,手里拿着衣物。我们还要赶到约一百米以外的营房,在那里穿衣。穿上衣服后,每个人都留在原地,谁也不敢抬头或看看别人。我们就像一群可怜污秽的傀儡,没有比这更悲惨的境况了,这是谁也没法想像的。」他们被夺去一切,包括衣服、鞋子、头发、甚至是名字。若瑟高华斯基神父从此被称为「17350」,左臂也给刺上这编号。一个月前,高比神父(Fr. Maxmilian Kolbe)同样遭囚禁在奥斯威辛,手臂刺上「16670」。

奥斯威辛的工作情况就像人间地狱。每天清早,天还没亮,便有人高声催促他们起床。囚犯必须立即离开铺着稻草的木床,穿好衣服,像牲畜般赶到洗手间去,因为在五分钟内便开始分派面包。迟了便没有食物,要捱饿直至中午。他们从早到晚不断工作,早上列队赶到工场,晚上则以双倍速度赶回来。

营房不远处有一列冒烟的焚化炉。那些抵受不了疲累、没有野蛮抢夺配给品、迟到或奔跑时不支倒地的人,都会死在焚化炉。他们被抛到运煤的手推车上,没有人理会他们是生是死,但其实也没有甚麼分别。手推车给推到焚化炉的入口。集中营的指挥官费立奇上尉(Colonel Fritsch)冷笑说:「你们就循烟囱离开吧。」然而,若瑟高华斯基并不在意冒烟的烟囱。在两公里以外的平原上,有一座奉献给进教之佑的慈幼会圣堂。每当想起慈幼会的快乐岁月,他便热泪盈眶。

 

追忆往事

高华斯基在十九年前(一九二三年)首次踏足这座进教之佑堂。当时他十一岁,衣袋放着本堂神父证明他品格良好的信件,跪在童贞圣母面前祈祷,惦念已分别的母亲。五年后,他再到进教之佑堂,但衣袋放着加入慈幼会的申请信。他先来这里向圣母「出示」信件,然后才呈递予慈幼会院长。

 

慈幼会神父

初学期结束后,他宣发神贫、贞洁和服从圣愿。在发愿时,他在灵修日记写道:「耶稣,请赐我坚强恒毅的意志。我愿意成为圣人。没有你,我便一无所能。因你的爱,我能成就一切。」数年后,他在实习期快结束时,经历严重的灵性危机,使他几乎放弃圣召,幸好有位出色的神师助他跨过危机。

一九三八年,若瑟高华斯基举行首祭。慈幼会省会长任命他担任会省秘书,协助他处理琐碎的工作,如写信、分发通函、收集数据等。可是,高华斯基神父没有忘记他的司铎身分,随时准备履行任何司铎职务,每星期也勤勉地草拟讲道词。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是鲍思高神父的神子。他热爱音乐,聚集男青年组成活跃的乐队。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迫在眉睫,天主正在准备他献上全燔祭。

 

信德深厚

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费立奇上尉认为神父是「社会无用的寄生虫」。他把神父囚禁在特别的十七号区域,指派他们执行低贱的工作。他们要全速搬运沈重的碎石、倒下的树木,也要在崎岖不平的小径上拖行木杆。他在集中营写的信,有十九封留存至今。当时这些信件须通过审查,因此他必须语调乐观,但我们可在字里行间窥见他的坚强意志。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二日,他写道:「我每走一步,都感到天主的大能。无论我身在何处,无论我遇上任何事,天主都在护佑我。祂看顾所有国家,也照顾每一个人。」

 

为信仰受折磨

一九四二年六月二日,集中营最高指挥官下令,奥斯威辛六十名神父要调往达乔(Dachau),那里的集中营囚禁了三千名神父。若瑟高华斯基是其中一个要调走的神父。这些神父出发前先要挤在一起沐浴「消毒」。科拉多赛维达神父( Fr. Corrado Szweda)忆述说 :「我们聚集在浴室等候『消毒』时,奥斯威辛最冷血的屠父帕斯克(Palitsch)走进来,发现高华斯基神父握着一些东西。他大吼:『你手上拿着甚麼?』高华斯基还没有回答,他便用鞭子抽他的手,一串玫瑰念珠跌落地上。他命令说:『践踏它!』高华斯基神父动也不动,于是便立即被调到另一处『受教』。结果,他没有去达乔,而是在奥斯威辛惨受酷刑至死。『受教』的人下场悲惨,遭受非常残酷的折磨,只要动作稍为迟缓,便要受鞭打和拳打脚踢。」

六月十一日,一群囚犯越狱失败。长官认为不能只惩罚逃亡者,「为使所有囚犯汲取教训」,他下令随机挑选三百名囚犯到焚化炉受死。高华斯基是其中之一,手上给綑着铁线,等待处决。然而,长官忽然改变主意,使他暂时逃过大难。他和十名囚犯都不用处死,而被送往劳役。他们的处境绝望,过着非人生活。

这些残酷日子的见证人若瑟克里特教授(Professor Joseph Kret)忆述:「囚犯因饥饿、劳动和虐待而筋疲力竭,一个接一个死去。一天,赛普中尉(Lieutenant Sipp)凌辱高华斯基神父后,嘲讽地指着他正在受罚的夥伴说:『神父!这些灵魂离你而去了。没有你的通行证,他们上不了天堂。来!站到水桶上,给你的羊群临终降福吧,让他们升天去!』营地里有个倒置的水桶,高华斯基神父认真地执行命令,攀到桶上,跪下来,划十字圣号,沉稳地高声诵唸『天主经』,然后低声祈祷说:『让我们为受苦和受迫害的人祈祷。』接着咏唱『万福母皇诵』,但中午的警报声打断他的祷告。」

 

舍身殉道

西蒙德科斯基教授(Sigismondi Kolankowski)忆述说:「集中营长官每天都选一些囚犯受教。他们拷打这些囚犯,在院子里杀死他们。那天晚上点名过后,囚犯已返回稻草床休息。米达斯长官(Chief Mitas)突然进来,喊说:『高华斯基出来!』高华斯基神父经过我身旁时,把他那份面包递给我,对我说:『西蒙德,拿去吧!我不需要它了。』然后,他高声对其他人说:『请为我祈祷,也为迫害我们的人祈祷。』高华斯基被拷打后,还没断气,便给扔进沟渠溺毙。从此,我再没有见过他了,甚至没见过他的尸体。他当时只有三十一岁。」

 

 

 圣女玛利亚达肋纳巴季(St. Mary Magdalen Dei Pazzi)童贞

一五六六年,圣女玛利亚达肋纳巴季生于意大利佛罗伦斯,父母都是贵族。

圣女幼年时,已热心非凡,爱行善功。十岁时,初领圣体,即在主前宣誓守贞。十四岁时,入圣若望女修院学校读书;一年后,父亲接她回家,计划为她择配。圣女坚决反对,父母见她志不可夺,于是准她入修院。

玛利亚选择的修院是加尔默罗会修院。一五八二年圣母升天瞻礼,玛利亚入修院。为了测验她能否遵守会规,院方与他约定,暂时照常穿俗家衣服,不穿会衣。入院后十五天,父母接她回家,可是玛利亚修道的志愿非常坚决,所以过了三个月,家人又送她回到修院。

一五八三年一月三十日,玛利亚领受会衣,取玛利亚达肋为会名。领会衣典礼中,神父把苦像递给她时,她的脸容神光焕发,内心充满着为主终生受苦的热情。初学时期,潜心修务圣德。由于患重病的缘故,提早发圣愿。那时她的病痛非常剧烈,可是她一点不叫苦。别的修女问她如何能忍受如此重大的痛苦,她指着苦像说:「你看吾主无限的圣爱。祂为了救赎我,钉死在十字架上。祂给予我勇气。一个人只要存想吾主耶稣的苦难,并把自己的苦难与祂的苦难相结合,献给天主圣父,就会感到自己的苦难,多麼甘饴,多麼容易忍受。」

玛利亚发了圣愿,抬回病房时,神魂超拔历一小时之久。四十天内,她时常获赐神慰神乐。可是根据一般神修专家的意见,继神慰神乐后,常有神苦的景象,因为天主常用内心的神苦,来磨练人的灵魂,涤淨灵魂上的一切污点。圣德越高超的人,所受的神苦越大。玛利亚获赐神慰神乐后,不旋踵间,灵陷魂于非常痛苦烦闷的境界;可是她甘愿为主忍受一切苦难,一切任凭天主处置。

玛利亚怕自己发愿太早,待病癒后,就禀准院方,继续当两年初学修女。两年后,她担任女学生的导师。再过了三年,院方派她辅导修女的灵修生活。从那时起,她灵魂上的考验,越来越剧烈。除主日和大瞻礼外,玛利亚每天守严斋,仅吃面包和清水,她受到贪饕的诱惑。为了克制是项诱惑,她勤操苦行,每天用铁鞭笞打自己的身体,并求耶稣和圣母玛利亚援助。那时候,她的灵魂非常苦闷,这种「神苦」的境地,一连延续了五年。苦尽甘来,天主开始颁赐神慰给她。一五九O年圣神降临节,堂里大钟刚刚打过,玛利亚突然神魂超拔。过了一会,她抚着院长和初学导师的手,欢呼道:「好了,我的冬天已经结束。让我们讚美天主,感谢天主吧!」自此,天主不断赏赐她各种恩宠,使她的灵魂充满喜乐。

玛利亚能知悉人心内的隐事,而且有预言未来的神能。她曾对亚历山大梅田先说:「你将要荣任教宗,登上伯多禄的宝座。」她也指出,这任教宗的任期非常短促。亚历山大果然当选教宗,可是他在任仅廿六天。

玛利亚在世时,屡次显现给远地的人,她也治癒了许多病人。圣女神魂超拔的景象越来越频繁,有时她全然失去知觉,恍如死人一般;有时她虽然神魂超拔,照常执行日常工作。从她的言语和动作,可以推测到:她在一定范围内,分受耶稣的苦难,并且和耶稣常作密谈。

玛利亚说的话,常有薰陶人灵的价值。所以她死后,修女们把她的话汇辑成书。她常与天主保持密切的联系,不断劝人热爱天主,号召一切受造物讚美天主。她常为教外人、异端分子和罪人祈祷,祈祷的时候,往往声泪俱下,她常高呼道:「天主爱人,人却不爱祂。我恨不得化身作千万人,以响亮的声音,向普世万民介绍天主的圣爱,让他们认识天主,热爱天主和讚颂天主。」

一六O四年起,玛利亚病重,不能起床。头痛欲裂,四肢无力,无法运转。除了肉体的痛苦外,也感到灵魂上的神苦。她的痛苦越严重,越希望自己多受些苦,祈祷的时候,她求天主道:「请你让我受苦,或让我死。可是最好是让我活下去,以便多受些苦。」她认为个人的苦乐,个人的意愿,都是无所谓的,最重要的是承行天主的旨意。

当玛利亚知道死期已至,就召集各修女,对她们说道:「院长大人,各住姊妹,我快要与大家告别了,我以吾主耶稣的名义向你们提出这最后的要求,你们应当爱耶稣在万有之上,一切都倚靠祂,经常互相勉励,为了爱祂的缘故而受苦。」

玛利亚玛达肋纳巴季于一六O七年五月廿五日安逝主怀,享年仅四十一岁。死后遗体不腐。

 

玛利亚于一六六九年荣列圣品。

 

 

圣济利禄凯撒利亚(St. Cyril of Caesarea)殉道

济利禄是凯撒利亚的一个男孩子,全家都是教外人。他瞒了父亲,领洗入教,父亲见他不肯向邪神献祭,于是把他逐出家门。

总督知道了这件事,就把济利禄捉到衙门,威迫利诱,劝他背教。济利禄意志非常坚决,无法动摇。总督假装判他死刑,派人在刑场架起柴堆。他暗中嘱咐刑吏,等济利禄到了刑场,把火点起来,吓他一下,然后把他解回衙门,看他会不会回心转意,济利禄早已怀着宁为玉碎,毋为瓦全的壮志,见了烈火一点也不怕。总督看他动手,于心不忍,想释放他,让他回家,继承父母遗产。可是我们圣童回答总督道:「我离开家是愉快的,因为更大更好的赏报等待着我。」总督见劝也劝不动,吓也吓不倒他,于是恼羞成怒,将济利禄斩首。时在二五一年。

 

 

圣马西米诺(St. Maximinus)特利爱主教

圣马西米诺是法国波帝爱人,年青时,到特爱读书。学业完成,晋升铎品,特利爱主教圣亚加苏逝世,由马西米诺继任。

圣亚纳大削因反对亚略异端,而遭放逐,在特利爱住了两年,马西米诺殷勤招待。君士坦丁堡主教圣保禄,也因为反对亚略异端,而遭放逐,投奔马西米诺主教,在特利爱住了三年。

马西米诺警告君士当休皇帝,劝他不要信奉亚略派异端。马氏自己全力攻斥亚略派异端党徒,亚略派异端分子对他非常痛恨。他们也学圣教会的样子,开了一次「会议」,宣布圣亚大纳削和圣马西米诺二人「开除教籍」。

 

圣马西米诺于三四七年左右逝世。

 

 

圣西西诺、圣马蒂禄、圣亚历山大(SS. Sisinnius, Martyrius and Alexander)殉道

戴沃多塞皇帝执政的时期,有许多外方人到米兰落籍居住,其中有三个喀巴多西亚人:西西诺、马蒂禄和亚历山大。马蒂禄和亚历山大二人是弟兄。米兰主教圣盎博罗削非常钦佩三人的才德,特别把他们保荐给脱利腾主教圣维奇里,担任传教工作。

西西诺领受了六品副祭的神职,马蒂禄领受了读经员的神职。三人被派往阿尔卑斯山区传扬福音。他们在那里的传教成绩很好,西西诺建造了一座圣堂,供新教友听道之用。异教徒强迫信友们参加含有迷信色彩的外教节庆仪式,西西诺等劝信友不要去参加。异教徒就袭击圣堂,把三位传教士打得遍体鳞伤。过了几小时,西西诺伤重不治。马蒂禄负伤爬到一个院子里,第二天被暴徒发觉,把他的身体在乱石上拖来拖去,最终马蒂禄也死了。暴徒们抓住亚历山大,强迫他背教。亚历山大坚决拒绝。那时,暴徒们正在把西西诺和马蒂禄二人的尸体投在火里烧,就把亚历山大推到火里活活烧死。

西西诺等三位烈士遇难的年分是三九七年。

 

圣女载多塞(St. Theodosia)童贞殉道

圣女载多塞是君士坦丁堡人,出身贵族。幼年时父母双亡,她弃俗修道,入亚大纳削女修院。

皇帝信仰「禁供圣像派」异端,下令将各地圣像一律消毁。地方当局准备把城里一尊很出名的耶稣圣像捣毁,梯子已经架好,准备开始拆像。载多塞领了一批妇女赶到,把梯子移开,阻挠拆像工程,她们又在城里举行公开示威。

载多塞被捕后,在监狱里饱受酷刑,喉管遭割断,伤重身死。时在七四五年。

 

 

圣威廉、圣斯德望、圣雷门及其他殉道者(SS. William, Stephen, Raymund and other Martyrs

本瞻礼纪念的殉道烈士共十二位。十三世纪,教宗额我略九世派多明我会会士到法国都鲁士地区传扬天主教,揭发异端邪说。亚比诺派异端分子,用种种暴行阻止讲道工作。这批讲道员非常勇敢,一路高唱着「申尔福」经和宗徒信经,到处讲道训人。

一路行来,到了亚维侬,人们招待讲道员到一座堡垒住宿。谁知堡垒里早有暴徒埋伏着,到了半夜,一湧而出,把讲道员全部杀戮。他们临死前,高唱着谢主经。殉道烈士:多明我会会士三人(威廉及其他两位会士),方济各会会士二人(斯德望、雷门),本笃会会士二人,其他神职人员四人,在俗信友一人,遇难年分是一二四二年。

 

烈士的坟上,常有神蹟发生。一八五六年,十二位烈士荣列圣品。

 

 

真福伯多禄贝托尼(Bl. Peter Petroni

真福伯多禄贝托尼是加多森会会士,原籍栖亚那,出身贵族,自幼热心敬主。童年时,时常一人独居祈祷,或到街头,给他们讲道。所以父母责怪他,说他常与贫童为伍,把华丽的衣服都弄脏了。

伯多禄十七岁时,不顾家人反对,入加多森会修道。

伯多禄潜心修务圣德,获赐神恩,能知别人心内的隐事。

伯多禄派人去警告着名人文学家波加索,从速修德行善,不要再写无谓的文章。波加索付之一笑,伯多禄再派人去警告波加索,把波加索过去几件秘密的事透露给他听。这些秘密,只有波加索自己知道,从来没有对人讲过。波加索听了,大惊失色,立刻改过。

伯多禄于一三六一年五月廿九日逝世,死后坟上常有神蹟发生。

 

 

 

真福李却雪格(Bl. Richard Thirkeld)殉道

真福李却雪格是英国人,在法国杜爱和莱斯受训,一五七九年领受铎品神职。那时他年纪已经很老了。

教会当局派他到英国去传教,他的工作活动范围是约克地区。

某夜,他到监狱去探视一个天主教徒,引起警方的注意,以秘密执行司铎神职的罪名逮捕。他坦然直认不讳,两个月后,解往法庭审讯,判处死刑。

行刑前,李却通宵祈祷,给同室的死囚准备善终。到了刑场,他跪在地上,感谢天主道:「这是天主为我预备的日子,我们大家喜乐吧。」

 

 

真福马塞利诺尚巴纳(Bd. Marcellinus Champagnat

真福马塞利诺尚巴纳生于一七八九年,原籍法国里昂,创建圣母小弟兄会。该修会以教育青年为宗旨。

尚巴纳于一八四O年六月六日逝世。一九五五年五月廿九日荣列真福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