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转载】2月7日圣人  

2017-02-08 18:14:28|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小 德 兰 《2月7日圣人》

真福碧岳九世(Bl. Pius IX)教宗

 

早年生活

 

这位教宗在一七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生于意大利塞尼加利亚(Senigallia)的贵族家庭,父母为马斯达费雷迪(Mastai Ferretti)伯爵家族的杰罗莫(Gerolamo)与佳琳索拉兹(Caterina Solazzi)。孩子在出生当日领洗,取名为若望玛利亚(Giovanni Maria)。他的身体虚弱,但才智过人,童年时代已主动作一些小克己,善度虔诚的信仰生活。一八O九年,年青的若望马斯达往罗马升学,但癫癎症发作,必须暂停学业。圣文生伯乐天(Vincent Pallotti)预言,洛雷托圣母(Virgin of Loreto)将治癒他,他将成为教宗。

 

晋铎

 

在罗马塔塔若望教育学院(Tata Giovanni Educational Institute)服务一段短时期后,他决定作圣职人员,在一八一九年四月十日晋铎。若望神父避免受僱于任何行业,以全心服务教会。他出任塔塔若望教育学院院长至一八二三年,然后被委派到智利的教廷大使馆工作。他返回意大利后,不愿再担任外交工作,管理极需改革的罗马圣弥额尔收容所。若望神父热心投入工作,但没有忘记司铎的本分。

 

出任枢机主教

 

两年后,在一八二七年,三十五岁的若望神父获祝圣为斯波莱托(Spoleto)总主教。他在那里须对抗革命运动,但不希望流血冲突,并尽力补救暴力的祸害。回复平静后,他为所有人获得特赦,包括那些不配被赦免的人。

 

一八三二年,马斯达总主教给调往动荡的伊莫拉(Imola)教区。他是个能言善道的宣讲者,积极对任何人行善,热心于教区的超性和物质需要,投身领导他的圣职人员和修生。他亦推广青年教育,细察默观生活的需要,恭敬耶稣圣心和圣母,慈爱对待所有人,但坚守原则。一八四O年,四十八岁的若望晋升枢机。

 

获选教宗

 

虽然马斯达枢机一向避免获取荣誉,但依然在一八四六年六月十六日获选为教宗,取名为碧岳九世,以纪念青年时代曾协助他的碧岳七世。碧岳九世在位时面对许多困难,而正是为此,造就他成为伟大的教宗,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教宗之一。他深知自己是「基督的代表」,须为天主和教会的权益负责,处事明确、真诚、表里一致,结合坚定与体谅、忠信与开放。上任之初,他以基督徒精神作出宽大的行动,就政治罪行给予特赦。一八四七年,他颁布法令,授予传媒极大自由度,并设立公民警卫队、市议会和公社、国务院及内阁委员会。所有开明的欧洲国家也讚扬这位教宗。几个月后,教宗的威望达至颠峰,尤其因为罗马与土耳其帝国达成协议,并与俄国签署有利的协定。当时,到处也有人高叫「碧岳九世万岁!」

 

流亡归来

 

然而,稍后有些人感到失望。尽管碧岳九世对政治没有兴趣,但他绝不同意积极介入意大利向奥地利争取独立的战争;他曾在一八四八年四月二十九日的训谕表示,如果介入这战争,将有违他作为所有信友之父的角色。教宗政府的首长佩里诺罗西(Pellegrino Rossi)被刺杀后,教宗须在一八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逃亡至那不勒斯(Naples)的加埃塔(Gaeta)暂避。然而,在欧洲外交使节和法国军队支持下,教宗在一八五O年四月十二日重返罗马。他再度颁布特赦,重建英国和荷兰的天主教圣统制。一八五三年,他谴责加利刚主义,成立虔敬神学院(Seminario Pio)。碧岳九世设立基督考古学委员会,在一八五四年十二月八日钦定圣母始胎无染原罪的信理,并祝圣在一八二三年遭焚毁后重建的圣保禄大殿。

 

一八五六年,他批准在教宗领土兴建铁路,并一八五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启用罗马至奇维塔韦基亚(Civitavecchia)首段。一八五七年,他巡视教宗领土多个地区,在各地获群众热烈欢迎。这位充满魄力的教宗亦派遣传教士到北极、印度、缅甸、中国和日本。

 

教会世俗统治权的结束

 

教宗领土的政府实施一些管理改革,但十九世纪的历史学家并不喜欢提及这些措施。当时并非所有知识分子满意教宗的政权。加富尔(Cavour)趁此良机,加快意大利的统一。一八六O年三月,罗马涅(Romagna)被吞并;一八六O年九月的卡斯特费达多(Castelfidardo)之战结束后,大军企图进入罗马,但遭法国军队阻止,教宗得以再保留罗马及其周边地区十年。教宗虽然受尽苦难,但仍无畏前进,继续实践爱德,关心众人。一八六二年,他成立专责部门处理东方礼天主教徒的事宜;一八六四年,他出版《谬误提要》(Syllabus),遣责当时的谬误;一八六七年,他庆祝圣伯多禄与圣保禄殉道一八OO週年纪念;一八六九年是他的晋铎金禧纪念,获世界各地致送的道贺;同年稍后时间,他召开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那是他教宗职务的全盛期,会议在一八七O年七月十八日结束。意大利军队趁着法普战争的时机,于一八七O年九月二十日佔领罗马,结束教宗的世俗统治权。罗马失陷后,忧伤的教宗认为自己是梵蒂冈的囚犯,拒绝接受意大利提出的担保法。教宗把整个教会奉献给耶稣圣心,颁令「不参政」(Non expedit),限制天主教徒参与政治生活,并恢复苏格兰的圣统制。

 

积极推行各种活动

 

他的教宗职务较重要的层面,就是指导教会。他与俄罗斯(一八四七年)、西班牙(一八五一年)、奥地利(一八五五年)和多个拉丁美洲国家订立有关宗教事务的条约。此外,文化争战(Kulturkamp)削弱德国的天主教会后,是他促成当地天主教会的复兴。他分别在一八五O年及一八五三年,重建英国和荷兰的圣统制,并建立二O六个新教区和宗座代牧区,特别在美国和英国殖民地。在梵蒂冈推动下,传教士工作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

 

碧岳九世享负盛名,比前任者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教宗的个人魅力,他藉着大量接见个人和团体,增加个人接触的机会;此外,许多人同情他屡遭不幸,例如流亡至加埃塔、领土遭比哀蒙军侵佔及罗马被佔领等,因此视他为真正的殉道者。在大部分天主教地区,尤其是法国,有许多人恭敬这位教宗。

 

天主为首

 

在碧岳九世获宣告为真福的感恩祭中,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说:「身处动荡的时代,他(碧岳九世)毫无保留地忠于不可改变的启示真理宝库,堪称典范。他在任何环境下尽忠履行职务,总是把天主和精神价值放在首位。他漫长的任期并不轻松,为履行服务福音的使命,他受了许多苦。许多人敬爱他,但也有人中伤和仇视他。然而,正是在这些冲突中,他的德行才得以辉煌显耀。漫长的苦难锻炼他对天主的信赖,他从不怀疑天主对人类事件的主权,因此碧岳九世在面对误解和许多敌意人士的攻击时,依然深感平安。他喜欢对身边的人说:『在处理人间事务时,我们须尽力而为,然后把一切交给天主,祂必会医治人类的过失和缺点。』」

 

在二OOO年九月三日宣告五位天主忠仆为真福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续说:「他们五人性格各异,各有特点和使命,但他们的共通点就是渴望成圣。我们今天正是要表扬他们的圣德。这是富有内涵的圣德,转化与天主的关系,透过每天奉行天主的旨意而加以培养和实践。圣德存在于历史中,而所有圣人也不能避免人性的限制。教会宣告她的孩子为真福时,并非表扬他作出的具体历史决定,而是指出因着他的品德,他是值得效法和尊敬的人,并讚扬他所显耀的天主恩宠。」(《罗马观察报》英文版,二OOO年九月六日)。

 

碧岳九世发表许多通谕和劝谕,构成完整和有系统的文集。除了宣讲信理外,他同样致力深化圣职人员的灵修生活,并激发信友的虔敬。他在任期间,教会有许多大转变,其中之一就是普通信友的灵修生活有所提升。许多因素导致这种发展,而教宗的个人角色非常重要,因为他在众人面前表现虔敬;再者,他作出极大努力,以促成革命危机后的发展,有时甚至加快这发展。碧岳九世的真诚使人感动,而且仁慈待人,平安勇敢地面对灾祸,才智过人,充满热诚,所有看见他祈祷的人也钦佩他。更值得注意的,就是他推行牧民工作时的德行。他努力在任何时刻活出司铎的身分,甚至在经历「罗马问题」时亦然,他不要作捍卫宝座的统治者,而是作属于教会的人,觉察自己在天主前负有的责任,在不敬神、政权还俗主义(Laicism)及理性主义的威胁下,捍卫基督信仰的价值。

 

与世长辞,光荣列品

 

碧岳九世健康衰退,于一八七八年二月二日向罗马的本堂神父发表最后的演讲。二月七日,史上最长的教宗任期(一八四六年至一八七八年)随着他的逝世而结束。

 

他逝世不久,他的敬仰者推动展开他的真福列品调查,由碧岳十二世审理,最后顺利结束。二OOO年九月三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宣告他荣列真福品。

 

碧岳九世与鲍思高神父

 

一.教宗钦佩鲍思高神父

 

一八五八年,鲍思高神父首次到访罗马,并拜访教宗,总监介绍他为「鲍瑟尔」(Bosser)。然而,在交谈期间,教宗发现这个与他说话的人就是鲍思高神父,于是对他更加友善。鲍圣对教宗说,他的寄宿学校有二百个青年,在学习不同行业的技能。他向教宗呈上《公教读物》(Letture Cattoliiche)的合订本,指出这是他的青年装订的。教宗立即说:「好啊,我希望给他们每人一个圣牌。」他走到邻房拿来十五个始胎无原罪圣母小圣牌,对鲍思高神父说:「这些送给你的装订工人吧。」(BM V, 560

 

「在会面结束时,碧岳九世问鲍思高神父有没有参观圣伯多禄大殿。教宗特别批准他参观圣伯多禄大殿的每一角落,以及圣城罗马的所有名胜,并指示总监为他开启所有门户。他对鲍思高神父说:『尽量参观所有地方吧。』」(BM V, 562)鲍思高神父离开前,教宗对他说:「只要我有权赐予你的,我也会给你。」说毕,便降福鲍思高神父。数日后,教宗在办公室的小保险箱拿出一些金币,交给鲍圣说:「给孩子好好吃一顿吧。」

 

一八六七年,碧岳九世问鲍思高神父说:「你的青年爱我吗?」「圣父,他们的心全向着你和天主。」(BM VIII, 313)。一次,有一对富有的夫妇把四岁的聋哑残障儿子带给教宗降福,碧岳九世降福孩子后,建议父母带孩子去见鲍思高神父,因为他不久前在罗马治癒了许多病人。

 

教宗非常敬佩鲍思高神父及他的事业,以致他常对来自杜林的访客说:「杜林有鲍思高神父,真是幸运!」(BM IX, 169)教宗曾说,他有三个无私的朋友,包括奥雷里蒙席(Mgr. Oreglia)及马格蒂神父 (Fr. Margotti),「第三个就朋友就是鲍思高神父」。教宗亦曾跪下来向鲍思高神父办告解。教宗很敬佩他,称鲍圣为「意大利的珍宝」。一八七二年,鲍圣患病,教宗请安东尼利枢机(Card. Antonelli)代为发电报问候他。

 

一八六七年,圣伯多禄殉道一九OO週年纪念。鲍思高神父出版《圣伯多禄百年纪念》小册子。罗马审查当局发现内容有误,指责作者,还扬言要把小册子列入禁书目录。然而,碧岳九世说:「这样不行。鲍思高神父真可怜!更正完成后,重新印制吧。」(BM VIII, 329

 

教宗病重期间,鲍思高神父到罗马,希望探访教宗,但他的请求多次遭梵蒂冈的蒙席拒绝。「他到圣伯多禄大殿多次,走遍梵蒂冈,希望有机会达成心愿,碧岳九世也在等待他。鲍思高神父后来得知,教宗多次悲叹说:「我知道鲍思高神父在罗马,但他竟然没有打算见我。我有重要的事要对他说。我不曾如此对待他,我一向善待他啊!」结果,鲍思高神父无缘见碧岳九世的最后一面。(BM XIII, 347-68

 

鲍思高神父从罗马回来后,亲述以下事件,《回忆录》(Memorie Biografiche)亦有记述:「拜访教宗当日,碧岳九世对宗座府人员说:『鲍思高神父没有马车,用我的马车接他吧。』他们便到我暂住的地方接我。我登上教宗的马车。马车大得足以容纳十多人,全部用丝绸和织绵铺盖。试想想,我竟然独自坐在这辆马车中。我乘马车到梵蒂冈,教宗吩咐马车等我,其后马车送我到韦乐奇主教(Vitelleschi) 的住处。」(BM IX, 243

 

二.碧岳九世参与创立慈幼会

 

鲍圣在一八五八年首次与教宗会面时,向教宗述说他在杜林推行的所有工作。教宗细心聆听后,问道:「神父,你推行许多事业,但如果你不幸逝世,这些事业将会如何呢?」「我来是恳请教宗陛下指教,应如何成立一个切合我们时代的修会呢?」「成立你的修会吧,但不要让政府有机会插手……应根据这些原则拟定会宪……你在数日后回来,我会告诉你我的意见。」(BM V, 561)稍后,教宗对鲍圣说:「想办法使各成员成为教会眼中的修道者,但也要作世俗眼中的自由公民。」( BMV, 576

 

一八六九年二月十九日,主教与修会部(Sacred Congregation of Bishops and Regulars)核准慈幼会成立,碧岳九世欢欣地认可圣部的决定。当晚,鲍思高神父拜访教宗。教宗对他说:「神父,你现在必须尽快让会宪获得通过。我瞭解一切,也认识你的目标,会尽我所能支持你,但我老了,随时会死。继任人不知是谁,或许事情会受阻。」(BM IX, 248

 

五年后,枢机团在一八七四年四月举行大会,讨论是否最后核准慈幼会成立。总主教韦乐奇向教宗呈报讨论结果,指还欠一票才能全票通过。碧岳九世高呼:「好的,我就投下欠缺的一票吧。」(BM X, 368

 

三.鲍思高神父承担重要工作

 

教宗请鲍思高神父列出一份可领导比哀蒙教区的神父名单。「雅敬贝托神父(Fr.   Joachim Berto)看见那份名单,由鲍思高神父亲手写成,名列首位的是主教座堂议员罗伦斯嘉斯塔迪(Canon Lawrence Gastaldi),获提名管理萨卢佐(Saluzzo)的牧座。」(BM VIII, 279)。教宗碧岳九世亦希望鲍思高神父合并始胎会(Conceptionists)与慈幼会。在一八七七年的私人会面中,教宗对鲍圣说:「我希望你照顾始胎会。他们有崇高的使命,帮助病人获得善终。你的工作并非改革或修正他们,而是合并他们和慈幼会的会宪。」鲍思高神父依然服从基督的代表,请教宗用书面记录这请求,让他思量和实行。(BM XII, 360

 

一八六九年,鲍圣拜访教宗,教宗再次询问鲍圣:「鲍思高神父,请你帮我一个忙。你是否愿意在罗马这里开办学院和青年中心,就像杜林的一样呢?」(BM   IX, 243

 

一八七O年,碧岳九世问鲍思高神父说:「你可否离开杜林,到罗马陪伴我?这会有损你的修会吗?」「圣父,那样修会将灭亡啊!」教宗没有坚持,但他显然希望鲍圣到罗马出任枢机,作他的左右手。(BM IX, 396-67

 

一八五八年,鲍思高神父探访罗马后,教宗侍从梅洛德蒙席(Mons. Merode)探访他,请求他说:「教宗邀请你到天神之後圣母堂(Santa Maria degli Angeli)附近的监狱,为妇女主持退省。」(BM V, 571

 

四.鲍思高神父教导别人敬爱教宗

 

「四月十一日(一八六O年),鲍思高神父致函教宗,表示他和青年中心的青年将忠于他。信件有七百一十个署名,并附上143.40里拉捐款,作为『圣座献金』。」(BM VI, 287-288)。一八六O年,鲍圣在新堡(Castelnuovo)  与以前的老师贾烈劳神父交谈期间,贾烈劳神父勇敢为教宗辩护,并说:「我体谅你。鲍思高,为教宗努力吧,你们所有人也要毫不犹疑地为他殉道啊。」(BM VI, 435

 

将近十二年之久,鲍思高神父一直希望在杜林兴建一座奉献给圣若望的圣堂,以纪念这位伟大的教宗。他的动机很清晰:「碧岳九世领洗的圣名就是耶稣所爱的门徒若望。他兴建这朝拜之所,是为了纪念碧岳九世,表达对教宗的衷心感激。」虽然教宗在生时,他不曾公告这计划,但很明显他在教宗逝世前已有此意,因为在一八七七年,他找到捐助人资助建造教堂大门的经费后,请包尔米达(Castellazzo Bormida)的若瑟博伊迪教授(Joseph Boidi)设计大门,在大门镶板用徽章展示碧岳九世的功绩。」(BM XIII, 443

 

 

 

圣女尤丽娜(St. Juliana Falconieri)童贞

 

法高尼利一家出了两位圣人:一位是今天瞻礼纪念的圣女尤丽娜,另一位是她的叔父圣亚肋叔。

 

尤丽娜是意大利佛罗伦斯人,生于一二七O年,非常热心,独资建造圣堂一座。圣女孩童时,圣德已卓越非凡。叔父圣亚肋叔称她为「下凡的天使」。她不喜与别的孩童玩耍,一天到晚在圣堂里念经祈祷。有时候,母亲责备她说:「你这样下去,缝纫织布一样也不会,将来有谁会娶你呢?」可是尤丽娜毫不在意,她早已立志献身事主。十五岁的时候,圣女入撒未德会(即圣母忠仆会,一称蒙德拉德修会),由圣斐理伯贝尼蒂颁与会衣。

 

尤丽娜在修院内,勤修圣德,由圣贝尼蒂立为院长。许多富家妇女(包括她的亲生母亲在内)都追随她的芳表,修务圣德。

 

尤丽娜除订立会规外,并以忍耐、克苦及敬爱圣体的善表,做修女的模范。这部会规,于一百二十年后,由教宗马尔谷五世正式批准。因此,人们奉尤丽娜为撒未女修会的会祖。

 

尤丽娜圣德卓越,勤操苦行,以善表薰陶众人,冷淡者热心敬主,罪人改过迁善。她因克身过严,健康大受影响。暮年患严重的肠胃病。晚年时,胃病加剧,无法领圣体,非常难过。临终时,突有奇蹟发生,这奇蹟,在今天圣女瞻礼弥撒的集祷经里,就提及此事:「天主,你曾赐你的童贞尤丽娜得于病危之际,由你圣子的圣体而受到奇妙的补养。」

 

这奇蹟经过情形,是这样的:

 

圣女因克苦过严,常守严斋,胃病剧发,不能进服饮食,因而连领圣体也不能。尤丽娜精神所受打击之大,自非笔墨所能形容。她就要求神父捧圣体来,供在她面前。当神父捧了圣体走进尤丽娜身旁时,她俯伏地上,朝拜吾主耶稣。这时圣女神采奕奕,貌如天使。她因为不能实领圣体,就要求神父让她口亲圣体。神父不允,圣女就要人们在她身上铺上一块圣布,将圣体供列其上。这一点,神父应允照办。可是当圣体一放在她的身上,就隐没不见,遍寻不获。就在那时候,圣女瞑目安逝,那一天是一三四一年六月十九日,圣女享年七十岁。

 

圣女死后,修女们在她腹部发现一个圆形的印痕,中间有十字的痕像,形状如圣体一般。圣女因而被称为「圣体圣女」。

 

尤丽娜于公一七三七年荣列圣品。

 

 

 

圣罗慕铎(St. Romuald)院长、卡马尔得修会会祖

 

圣罗慕铎生于九O七年,出身意大利拉温那贵族,幼时醉心世俗生活,行为失检。二十岁时,他的父亲因产权纠纷与人举行决斗。圣人在场旁观作证人,目睹父亲手刃对方,深感负疚不安,即立志痛改前非,力图自新。初在附近隐修院内修道三年,勤操苦行,锐意修德;后往威尼斯附近,拜隐士玛利诺为师。圣人的善表,感动了老父,老父悔过自新,入了拉温那的修院,但不久又贪恋红尘,打算还俗。圣人亲往苦劝,老父终于悔悟,在修院过其暮年生活。

 

圣罗慕铎遍历意大利、依斯得利亚和日尔曼各地,创建修院多处。他渴欲为主致命,获教宗特许,往匈牙利向玛吉人传讲圣道。但每次首途出发,即患重病,无法成行。他知此乃天主的圣意,即放弃计划,返意大利传教。他在佛罗伦斯附近创立了卡马尔得修会,后在神视中目睹白衣会士沿神梯上天,便将本会会衣改用白色。该会会规以本笃会规为蓝本,但较本笃会更严。会士分居斗室,室前各有小堂一所,可以献弥撒圣祭。

 

圣人在新修会内,以身作则,过着严酷克苦的生活,心神常表愉快,不愧为苦修的模范。一O二七年六月十九日安逝。但他的瞻礼日期定在二月七日,以纪念他遗体迎往法不利诺的盛典(按圣人死后,遗体历四百餘年不腐,于一四八一年二月七日迎往法不利诺安葬)。

 

 

 

圣亚祷多(St. Adaucus)殉道

 

圣亚祷多出身意大利贵族,任弗里家某城首长;因坚守信德,被罗马皇帝马克西米盎处死。亚祷多治下的人民,也都是基督徒,因不肯背弃天主教,与亚祷多同时遇难,为烈火焚毙。

 

 

 

圣刁多禄(St. Theodore of Heraclea)殉道

 

圣刁多禄为罗马皇帝李西奴手下的将军,任俾斯尼亚、本都、帕夫拉哥尼亚总督;因坚守信德,拒绝背弃真主,斩首致命。

 

 

 

圣梅西(St. Moses)主教

 

圣梅西是阿拉伯人,在叙利亚与埃及边界处度隐修生活多年。该地有遊牧民族,专祀拜星辰,时来骚扰罗马边境,其后该民族皈依天主教。梅西出任主教,负责照顾他们的灵魂神益。

 

 

 

圣李察国王(St. Richard King”)

 

七二O年,有一家盎格鲁撒克逊人出发往罗马朝圣,途中父亲逝世,遗有二子圣威廉巴和圣威纳巴,及一女圣女华波加。圣威廉巴拜圣波尼法爵为师,任巴威主教,圣德卓着,该地信友深表敬慕,赐以国王的尊号,故后世都称他为「李察国王」。

 

 

 

圣路加「显神蹟者」(St. Luke the Wonderworker

 

外号「显神蹟者」的圣路加,原籍希腊,是一位农家子弟。幼时助家人牧羊耕种,他常节衣缩食,将自己的午餐省下,给穷人吃,将自己的衣服脱下,送给乞丐。撒种时,常将一部分种子转赠穷人,但天主特别降福他慷慨济贫的美德,所以他每年田里的收成,反较别人丰盛。

 

父亲死后,圣路加有志修道,私自离家,打算往邻城修院。途中被兵士逮捕,强指他为逃奴,囚禁在监,后得悉真相,释放他回家。家人备加讥嘲,圣人不以为忤。

 

路加出家修道的初衷,始终不变。他一度获母亲准许,往雅典修院。但不久因家务乏人料理,院长命他返家助母工作。四个月后,母亲认为路加确有圣召,准他离家修道。路加在山上筑屋独修,常彻夜不眠作长祷。他获赐显神蹟的神恩,生前死后,都显了很多的神蹟。

 

 

 

真福李才禄(Bl. Rizzerio

 

一二二二年八月十五日,圣五伤方济各在意大利波伦诺发表他那篇着名的讲道词,听者无不动容。有两位富家出身的大学生当场看破红尘,入方济各会,其中一位就是真福李才禄。圣方济各获天主默示,知道这两位新会士将会在修会内过圣德的生活,所以欣然收录他们。同时他预言李才禄将伺候同会弟兄。按方济各会成例,高级长上均取「服务员」(侍仆)的名称,以示谦卑自下。后来李才禄果然任省级「服务员」的要职。

 

李才禄是圣方济各暮年最得意门生之一。他常陷于对天主仁慈失望的诱惑,常行守斋、鞭笞、祈祷等善功,以抗拒该诱惑。最后,他决向会长(即方济各)求助,他说:「我去见方济各,假如我蒙他不弃,视为知友,我可以断定天主不会弃绝我;不然的话,我将来一定为天主所弃绝了。」其时方济各己病入膏肓,他蒙天主默示,知悉此事,即派二位会士趋前迎接李才禄,并叫他们对李才禄说:「你们对他说:他是我最鍾爱的弟兄。」李才禄走到方济各病榻前,方济各强自起身,在李才禄额上划上十字圣号,同时对他说道:「天主允让你受这诱惑,原是为了使你有机会建立更大的功勳。假如你今后不愿再有建立这种功勳的机会,那麼你就不会再有了。」从此,李才禄就不再有失望的诱惑了。他于一二三六年三月廿六日逝世,一八三六年荣列真福品。

 

 

 

真福安多尼斯君高(Bl. Antony of Stroncone

 

真福安多尼出身富豪,于十二岁时,入方济各会为辅理修士。他虽体弱多病,仍勤修苦行。廿六岁时,因圣德出众,任初学辅理导师。十三年后,奉教廷派遣,负责调查异端教徒。他虽未晋铎品,担任是项重要职务达十年之久。后退隐加都利修院达三十年,除面包清水外,不吃其他食物,克苦己身,自视为世间最卑微的人。一次,众人误以为他因克苦己身的缘故,将葡萄树砍伐,于是对他处以严厉惩戒处分。安多尼默不置辩,接受处分。不久真相大白,人们始知安多尼无辜受罚。一四六一年,安多尼逝世,享寿八十岁。安多尼常奉为善终主保,他于一六八七年列真福品。

 

 

 

真福多默休和(Bl. Thomas Sherwood)殉道

 

多默休和是英国人,他在伦敦被捕,被指为忠于罗马教廷的天主教徒;他在监狱内,饱受酷刑,于六个月后,绞首致命。他在受刑时高呼:「主耶稣,我不配为袮受这些苦难,我更不配享受袮恩许给你忠仆的报酬!」他的母亲后来也被捕,度了十四年的铁窗生活,瘐死狱内。

 

 

 

真福雅各伯沙烈、威廉沙德墨休(BB. James Sales and William Saultemouche)殉道

 

真福雅各伯沙烈生于一五五六年,原籍法国,是克莱蒙主教府一位佣仆的儿子。自幼在比隆耶稣会学校攻读,十七年即入耶稣会为初学修士。真福威廉沙德墨休原是比隆耶稣会学校的校役,后入该会为辅理修士。

 

雅各伯沙烈在本大慕松大学毕业后,奉派往巴黎深造。他救灵心切,甘愿为主致命,求会方准他往印度传教。雅格纳雅神父知他才学出众,在本地大可一展所长,批复说:「你将在法国找到印度所供给你的一切机会。」这几句话,后来果然完全应验。其时法国撒万纳区许格诺派异端徒势力猖獗。一五九二年将临节前,欧巴那市长请耶稣会派一位司铎前往讲道,以攻斥异端邪说。会方即委派雅各伯沙烈神父前往,并派沙德墨休修士为伴。沙烈神父颈部佩带真福爱蒙冈平的遗骨,欣然上道。临行前,对旁人说:「请为我们祈祷,我们现正向着『死亡』进发。」

 

将临期布道既毕,市长因该地无司铎,坚持请两人留至复活节。一五九三年二月初,异端教徒深夜突然来攻城。两位耶稣会士闻讯,赶往教堂。沙烈神父送圣体给沙德墨休修士领了以后,急将合部圣体领下,以免耶稣圣体遭受亵渎。暴徒其时已冲入城内,将两位烈士逮捕,用刀抢击毙。时为一五九三年二月七日。

 

 

 

真福祁利(Bl. Giles Mary

 

真福祁利的一生,在世人眼中,可能视为平淡无奇。可是他每日所过简单的、谦逊的生活,在天主台前,是异常有功劳的。他原是一位制绳工人。廿五岁时,入会修道,大部分时间任搬运杂物的脚夫,他爱人如己,乐善好施,显有神蹟多次,他热心提倡大圣若瑟的敬礼。一八一二年二月七日安逝,一八八八年荣烈真福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