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1月22日圣人  

2017-01-21 16:04:13|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福罗兰卫冠纳(Bl. Laura Vicuna

 

一八四六年,晋铎只有数年的圣若望鲍思高明确地向贫苦男青年述说他的生命计划:「我要为你们耗尽一生。」具体而言,他希望献出一生,培育他的青年成为「良好公民和虔诚的基督徒」,换言之就是成为真正的圣人。在天主奇妙的安排下,圣若望鲍思高的学生圣道明沙维豪成为首位青年精修圣人,实在使人惊叹。教会于十九世纪虽然有很多教育家圣人,但谁也没有这样的成就。神学家长期以来一直讨论,为何这个十四岁青年能如此勇敢地实践超性德行和圣德。最后,他们认为青年确有能力表现这种英豪气概,因此道明沙维豪获列入圣品。在二十世纪初,鲍思高神父的属灵女儿母佑会修女也协助一个贫穷的智利少女成圣,她就是罗兰卫冠纳。

 

家庭背景

 

若瑟卫冠纳(Joseph Dominic Vicuna)是智利军官,出身贵族家庭,对其西班牙血统非常自豪,但自从娶了来自低下阶层的妻子后,便受人轻视。他妻子麦希德(Mercedes Pinto也是智利人,出身农民家庭,职业是裁缝。他们的长女生于一八九一年四月五日。由于政局动荡,新生婴孩在五十天后才受洗,取名玛利亚罗兰卡门(Maria Laura Carmen)。卫冠纳家族支持的共和国保守党总统若瑟巴塞达(Joseph Emmanuel Balmaceda)被迫退位后,反对派继而对付他的支持者,首当其冲的是卫冠纳家族。

 

举家逃亡

 

若瑟曾热情和忠诚地服务祖国多年,最终遭国家舍弃,更要与家人逃亡。当时罗兰只是四个月大的婴儿。他们长途跋涉,向南方前进五百多公里,走过崎岖地带,到达特木科(Temuco)。此地生活艰苦,气候严峻。一八九四年,次女朱莉亚雅雯达(Julia Amanda)诞生,家人稍感安慰。可是,快乐的时光非常短暂。数月后,若瑟因肺炎病逝。

 

由于政局不稳,这些孤儿寡妇已无法返回圣地牙哥(Santiago)。麦希德并无向亲友求助。这位勇敢的寡妇只有二十八岁,再次当起裁缝,利用积蓄购入一个小型店舖,开设裁缝店。她努力工作,但对人欢笑,背人垂泪。她认为特木科是个伤心地,是流亡之所,充满暴力。一八九九年,裁缝店遭盗贼偷窃一空。她非常沮丧,决定与两个孩子启程到阿根廷的内乌肯(Neuquen),因为她听说那里的前景较好。麦希德于一八九九年夏天出发,横过安第斯山脉,到达阿根廷,先在诺昆(Norquim)安顿下来,其后移居至拉哈斯(Las Lajas)。过了不久,年青的麦希德感到人在异乡,孤立无援,实在非常危险,因此决定再次迁居。

 

麦希德陷入莫拉魔爪

 

麦希德最终在安第斯山脉的犹宁(Junin de Los Andes)定居,在那里结识富地主曼纽莫拉(Manuel Mora 。莫拉性情乖张冷酷,曾在卓斯马拉(Chos-Malal)服刑两年。他长相英俊,是个出色的马夫、冷酷的主人,僱用了一班男女工人为他看管牛羊和打理农场。他生活放荡,声名狼藉,在犹宁二十五公里以外设有两个农庄。为了引诱麦希德,这个富裕的农庄主人答应让这个年青貌美的寡妇生活丰足,更会保护她。麦希德或许是因为无助,或是憧憬再披嫁衣,竟然天真地答应与莫拉同居。她希望建立一个基督徒家庭,并获得经济援助,保护她的两个小女儿,但莫拉其实无意与她结婚。罗兰的童年生活波澜起伏,因此年纪小小已很成熟。她如天使般单纯,凭藉与生俱来的直觉,察觉母亲的处境并不正当。莫拉把年青的母亲和她两个孩子带到圭尔圭惠(Quilquihue)农庄,他的想法与麦希德南辕北辙。她其实只是莫拉的情妇。

 

入读母佑会学校

 

当时,慈幼会传教士及母佑会修女在犹宁各自为男女青年开办学校。麦希德或许发现圭尔圭惠农庄不适合孩子居住,于是在一九OO年一月二十一日暑假,新学年开始前数月,把两个女儿罗兰和雅雯达送到母佑会女校。修女以典型的慈幼会家庭精神管理学校,罗兰在那里认识福音之爱,沐浴在虔敬和平安喜乐的气氛下。

 

充满平安喜乐的二月和三月很快过去。新学年开始时,学生须学习校规,其中一条为:「应自小实践德行,不要等待至老年,否则非常危险,可能因犯罪而永远堕落。」罗兰立即想到她母亲。修院院长毕艾修女(Sr. Piai)修女忆述,她们早在罗兰入读母佑会学校不久,便发现她的判断力比同龄女孩更出色,而且非常虔敬。慈幼会会士祈达理神父(Fr. Crestanello)是当时的校牧,也是罗兰的神师。他忆述说:「如果罗兰入学前已品行出众,那麼她认识这些修女及接受信仰培育后,德行更有所增进。」慈幼会会士葛基尼神父(Fr. Genghini)说:「罗兰卫冠纳聪敏过人,一说就明白,毋须重复。」修女长上也说:「她非常出色,尤其在品行和信仰方面。」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懂得把知识化为智慧,把要理融入生活。一次,雅佐嘉修女(Sr. Azocar)在要理班谈及婚姻圣事。她知道区内有许多问题家庭,因此委婉地向孩子讲解,但也清楚指出没有领受婚姻圣事而同居的人是犯大罪,面临堕入永罚的危机。罗兰听后便昏倒了,给带到医务室。老师和其他孩子都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昏倒,但她显然是担忧母亲有违道德的生活。学年结束后,罗兰获颁品学兼优奖。

 

麦希德出席颁奖典礼后,带女儿返回圭尔圭惠农庄。罗兰战战兢兢地回家。母亲也对长女感到忧心,因为她发育得很快。在那个夏天,莫拉仍很尊重罗兰,但罗兰每次看见他,也怕得发抖。孩子回家渡假前,修女督促她们在家里也要祈祷。可是,罗兰和雅雯达在农庄里不得在人前祈祷,她们的母亲也怕莫拉生气,所以总是诸多推搪,不愿和她们一起私下祈祷。罗兰很担忧母亲,亦很同情她。

 

第二学年

 

新开年开始,罗兰终于返回学校,非常兴奋。她在这里表现得无忧无虑,还活跃地参加各种活动,但明眼人可察觉她的忧伤。长上为安抚她,准许她初领圣体。麦希德也前来出席仪式。罗兰一见母亲,便奔向她说:「妈妈,我明天要初领圣体了。请原谅我过去惹你生气。如果我以前顽皮,从今以后,我要给你安慰……我会为你祈祷。」然后,她便哭起来了。六月二日,她参加隆重礼仪,初领圣体,并作出以下决志:

 

1. 我的天主,为一生敬爱侍奉你,我向你献上我的心神、我的灵魂及整个自我。

 

2. 我宁死也不愿犯罪冒犯你,为此,我要放弃一切使我远离你事物。

 

3. 我愿尽我所能使人认识、爱慕你,并赔补你每天所受的冒犯,尤其是我家人对你的冒犯。

 

4. 我的天主,求你赐我充满爱情、克苦和牺牲的生命!

 

当天,她母亲没有与女儿一同领圣体。

 

挚友梅希斯

 

梅希斯维拉(Merceditas Vera)是首批寄宿生之一,也是罗兰的挚友。她俩希望日后成为母佑会修女,总是争着向上主表达她们的爱。罗兰有一次在工场看见梅希斯,问她说:「你在为谁工作?」「为耶稣及圣母。」「对了!」罗兰说:「我们应学习玛沙利罗修女,每缝一针也表达对天主的爱!」

 

二十五年后,梅希斯忆述她们年青时一同在耶稣圣心像前祈祷。她们很想亲吻耶稣的脚,但长得不够高。现为母佑会修女的梅希斯说:「罗兰热切祈祷,深信耶稣圣心像会走下来,让我们向圣像致敬!」这两个小女孩亦曾遵从长上吩咐种植枯枝,最后枯枝竟然开花,后来称为服从之棒。梅希斯亦确认,罗兰获告解神师批准她穿苦衣。她用粗绳子打坚硬的结织成苦衣。十五个结是为恭敬十五端玫瑰经。她穿上苦衣,「为天主在圭尔圭惠所受的冒犯及当地的一些狂欢舞会作补赎。」

 

加入圣母孝女会

 

罗兰在第二学年结束前,在圣母无玷始胎节加入圣母孝女会,领受蓝丝带和圣母圣牌,作为她们属于荣福童贞的标记,亦表达她们许诺在生活中实践热切的爱德,并如天使般纯洁。

 

勇敢捍卫贞操

 

圣诞节后,麦希德带女儿返回圭尔圭惠农庄渡假。罗兰很焦虑,预感「猎鹰」在窥伺猎物。一天,莫拉为与罗兰独对,命麦希德离开房子。他与年青貌美的罗兰谈话,对她学业进步表示高兴,也称讚她的美貌。然后,莫拉伸手要抓罗兰的肩膊,但她及时避开,逃出门外空地。他计划失败,大发雷霆,还破口大骂来洩愤。

 

此后,罗兰避开莫拉一段时间,但越来越怕他。从来没有人敢反抗莫拉的卑劣行径,因此他不能忍受这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违抗他。他只看见罗兰美丽的外貌,但不瞭解她的坚强意志和勇气,仍在等待时机。罗兰每天热切祈求天主和圣母保护她,不要让这个无赖夺去她的贞操。如果无法避开他,她便像绷紧的弹簧,准备在他企图接近时,立即逃走。

 

为年内诞生的牲畜举行烙印节当天,莫拉在晚饭后走近罗兰,邀请她陪舞。这个勇敢的女孩决定「宁死不犯罪」,坚决拒绝他的邀请。莫拉压抑着怒意,再次邀请她,但她仍然拒绝。他恼羞成怒,因为她竟敢当着宾客面前羞辱他。他认为他有权在家里命令「臣民」作任何事。罗兰坚定如磐石,拒绝了他。麦希德既紧张又担忧,悲伤地从窗外窥见一切,却无能为力。莫拉先动口后动手,抓着罗兰的手臂,把她逐出门外,然后闭上门,让她在黑暗中与野狗为伍。他对麦希德吼叫,命他叫女儿进来道歉及陪他跳舞。麦希德努力说服女儿,并说跳舞不算犯罪。聪明的女孩很清楚莫拉的意图,坚决宁死不犯罪,断然拒绝母亲,然后逃到树林里暂避。

 

麦希德独自回到大厅,莫拉羞辱她,抓起她的手腕,拖她到外面去。舞会结束后,他回家把罗兰绑到柱子上。这个怒汉拿起一块烧红的铁,凑到罗兰脸边。她紧闭双眼,心里向天主祈祷。莫拉突然把铁块丢开,却拿起鞭子,狠狠鞭打这个「无礼」的女孩,每一鞭也陷进她的皮肉,罗兰发出微弱的呼喊,但完全没有求情。旁观的人都怕得屏住呼吸,心里也为他们的朋友罗兰祈祷。虽然他们曾听过早期基徒督受迫害的英勇故事,但没有想到在现代世界也会目睹这种事情发生。莫拉下令整夜把她绑在柱子上,没有人敢走近她。

 

祈达理神父在某主日谈论福音有关善牧的篇章:「我是善牧: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佣工,因不是牧人……一看见狼来,便弃羊逃跑……我为羊舍掉我的性命。」神父提起狼,罗兰便联想到圭尔圭惠!她经常想起善牧为羊舍掉生命。她忽然想到可为母亲的灵魂再献上赎价,就是为母亲的悔改向天主献上自己的生命。当天,她问雅佐嘉修女可否向天主献上自己的生命,修女建议她请教神师祈达理神父。罗兰坦率地告诉神父,她愿意为母亲的灵魂献上生命。神父没有立即答复她,他先要祈祷默想,才能答应这个影响深远的请求。罗兰只好离开,但多次提出请求。神父发现罗兰具有作殉道者和牺牲的条件,因此批准她的要求。她立即奔到祭台下,祈达理神父描述当时的情景说:「她高兴得哭起来,充满希望,把自己献给耶稣和圣母作为牺牲,以拯救母亲的灵魂。」

 

神父也说,自从她献上自己作为牺牲后,这个圣善的女孩相信她的祈祷已获俯允。神父表示,她献上生命后,健康突然转坏。在一九O二年终,学校长上也发现她的健康日渐衰退,非常忧虑,甚至减少她的劳动工作,让她多点休息,还给她较好的食物。

 

洪水泛滥

 

一九O三年的冬季特别阴暗多雨,连日大雨不停。奇梅胡因河(Chimehuin)的水位迅速上涨。修女们并不担心,因为当地几乎每年也有洪水,但从没有殃及民居,而且很快退去。然而,一九O三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加尔默罗圣母纪念日,洪水竟然湧入学校,在数分钟内水位涨至接近一米。长上毕艾修女得悉事态严重后,吓得呆了。虽然水深及膝,她仍竭力走到讲堂协助女孩脱险,跨过一张张睡床,把她们带到安全地方。

 

犹宁有位慷慨的女士斐丽清艾诺斯(Felicinda Lagos de Espinos),是罗兰领坚振时的代母,在镇内的高地拥有一座大房子。她让这个学校团体在她的房子暂住。罗兰坐上卡车准备到安全地点时叹说:「圣母啊,如果我可以死在你的会院里,实在太好了。」这并不使人惊讶,她的口头禅是:「加尔默罗圣母,请带我到天堂去!」

 

四日后,洪水退去,修女们及学生都回到学校清理泥泞及废物。罗兰面色苍白,呼吸困难。毕艾修女唤医生来,但疗程对她没甚麼帮助。她只想离开世界到天堂去。事实上,她自童年时代,已过着流亡及无家可归的生活,少女的梦想全被人性的邪恶和不幸粉碎。

 

重返圭尔圭惠

 

麦希德每月也到犹宁购物,顺道探望罗兰。这次她发现罗兰病得严重,想把她带回圭尔圭惠。罗兰喃喃说:「我要离开天堂了吗?」不久,续说:「如果耶稣愿意如此,就让他的旨意奉行吧。」她向众人道别后,便与母亲离开了。罗兰自远处看见农庄,身体便感到软弱无力,但心志仍然坚强。回到农庄后,麦希德只能无奈地看着女儿的身体日渐衰弱,完全不知道她就是女儿生病的原因。一九O三年九月十五日至十一月一日,罗兰一直住在圭尔圭惠农庄。

 

艰苦的日子接着来临。莫拉遭这个乳臭未干的女孩打败后,心里感到屈辱,因此对她粗鲁无礼,对母女俩说尽侮辱的话。从那时起,他不再支付两个孩子的学费,还要她们像奴隶般在农庄工作,但母亲反对说:「她们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在这里当奴隶!」新学年开始后,两个孩子也无法回校。

 

豁免学费的第三学年

 

学校长上毕艾修女知悉罗兰的处境后,答应免费收容罗兰五年,罗兰可干些活儿当作补偿,衣服则由母亲自行供应。罗兰重返学校,是个没钱支付学费的寄宿生。较懦弱的孩子或会因此感到羞愧,但罗兰不是这样的人。她乐于服务别人,并不感到屈辱。罗兰获学校收留后,雅雯达继续留在圭尔圭惠农场。

 

紧凑的学校生活如常进行。罗兰除了学习,亦协助年幼的女孩。她早上帮她们整理床铺、梳洗,然后带她们到小圣堂祈祷,有时也协助打理家务。望会生玛利亚布塞诺(Maria Briceno)忆述,她也曾与罗兰一同到奇梅胡因河洗衣服。罗兰有时亦帮忙祭衣房主管,乐于打理圣物。她服务所有人,众人一致讚赏她。

 

母佑会拒绝取录

 

罗兰心里一直希望学习她的长上,成为母佑会修女,而且日益渴望奉献给天主作母佑会修女。她希望像挚友梅希斯一样,披上黑袍作望会生,与其他学生有所区别。一天早上,她走到长上面前,双眼焕发神采,兴奋得心跳不已。她双手紧按胸口,请求长上让她入会。毕艾修女没有立即答复她。事实上,罗兰的母亲生活不检点,因此修会不肯取录她。这为罗兰是沉重的打击,但她默默承受各种巨大的痛苦。

 

她到小圣堂祈祷说:「耶稣,虽然我无法奉献给袮,加入母佑会的行列,但我仍自献于袮的爱,即使留在俗世,我也完全属于袮。」祈达理神父说,他曾教导罗兰何谓神贫、贞洁及服从。在他同意下,罗兰在某天早上领圣体后,自行宣发神贫、贞洁及服从圣愿。此事只有祈达理神父知道,亦只有他知道罗兰在度献身生活。

 

「为妈妈的灵魂献出生命」

 

聪敏的罗兰早已明白母亲非常软弱,她纯洁的心灵感到厌恶。她母亲竟是莫拉的情妇!她母亲受不道德的关系綑绑,活于罪恶之中。罗兰热切祈祷,在慈幼会的小圣堂参与很多感恩祭,希望母亲重归正道。她在腰间紧紧系着粗糙的绳结,把小石子和碎木放在床上睡觉,放在膝下跪着祈祷,甚至放进鞋子里走路,但她绝口不提。她希望藉着痛苦,使母亲归向天主。她昼夜献上眼泪和祈祷,期望父母回心转意。她常恳求母亲迁到别处展开新生,建立另一个家,母女三人一同有尊严地生活,再次成为天主的子女。麦希德起初挥手阻止她说下去,或干脆拒绝她。最后,她对罗兰冷淡起来,很少再到学校探望她,深深伤害她脆弱的心灵。

 

犹宁的小屋

 

莫拉没有反对麦希德送罗兰到犹宁看医生,雅雯达亦回校了。麦希德在女校附近租了一座小房子。虽然房子简陋,但患病的女儿非常高兴,因为她在这里自由自在,祈达理神父和修女们也可偶尔来探望她。她很可能患上肺结核。虽然大部分时间臥病在床,但在母亲搀扶下,她仍勉强可参与早上的感恩祭和晚上举行的圣母敬礼。她仍保存蓝丝带和圣牌,按已故亚纳罗德格修女(Sr. Anna Maria Rodrigues)的教导,放在床尾绕成「M」字形,提醒自己是圣母的女儿。麦希德有时感到不安,内心非常矛盾,虽然大部分时间也在逃避现实,但心里仍希望终能鼓起勇气与莫拉分手。她每天都非常郁闷,藉着照顾罗兰和执十房子消磨时间,而罗兰则在这座简陋的房子向天主呼求,比以往更热切地祈求说:「上主,请救我妈妈;加尔默罗圣母,请带我到天堂去吧。」

 

莫拉闯进小屋

 

圣诞节过去了,罗兰最终无法到慈幼会圣堂参观小马槽。虽然学年已结束,但雅雯达仍须留在学校,因为小屋没有地方给她居住。罗兰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有天晚上,小庭院突然传来马蹄声,原来莫拉来了。他径自走进小屋,坚持要在这里留宿。麦希德吓呆了,和他理论起来,但莫拉辱骂她,还对患病的罗兰吼叫。莫拉与她的「奴隶情妇」激烈争吵,罗兰察觉母亲开始退缩。虽然罗兰身体虚弱,心志却坚强。她竭力起床,坚决地说:「如果他留下,我就回学校,住在修女那里。」然后便蹒跚地走出小屋。莫拉追在她后面,一手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毒打一顿,还要把她拉回小屋。这时,邻人赶来,这个恶棍见形势不妙,立即骑马逃走。

 

临终日子

 

罗兰继续臥病在床。祈达理神父与几个较年长的男青年来探望她,希望实现她最后的愿望,就是跪在圣体柜前向耶稣谢恩。青年在外边站着,病重的罗兰再次向天主献上她的生命和痛苦,为使她母亲获得「自由」,并「拯救她的灵魂」。接着,神父邀请青年进来,他们用即时制作的担架,充满敬意地把她带到小圣堂。这是她最后一次朝拜耶稣圣体。罗兰不断祈求,希望母亲悔改,离开那个男人,拯救她的灵魂,但她自己只渴望到天堂。

 

罗兰的情况转趋严重,要求领受临终圣事。麦希德在一九O四年一月十八日请祈达理神父前来。他为她听告解后,答应翌日给她送圣体。这个女孩虽然痛苦万分,但没有埋怨半句。神父清早来到,给她送圣体。临终的罗兰谢圣体时,重新决志,为母亲献出生命。当晚,有人告诉她慈幼会会士和母佑会修女快要启程到智利参加周年退省。她说:「那麼我离开时,可帮助我的人都不在身边吗?耶稣,这真痛苦啊!可是,愿你的旨意奉行吧。」她顺从地说:「如果耶稣要这样,我也愿意。」

 

临终的罗兰不断想起母亲与男人同居,度罪恶的生活。她不断祈祷,为母亲的悔改献上她的痛苦。大限将至,她在考虑是否应告诉母亲,两年前她已开始为母亲的悔改献出生命。

 

母亲皈依悔改,女儿与世长辞

 

病重的罗兰停止呕吐后,可以领受临终圣体。慈幼会会士葛基尼神父一九O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清早送圣体给她后,与罗兰独处片刻。不久,神父请麦希德进来。她以为女儿快死了,哭着走进来,神父则退到一角,像早已安排好。临终的女儿无限温柔地对母亲说:「妈妈,是的,我快死了……这是我向耶稣祈求的。」麦希德凝视着女儿,泪滚下面颊。罗兰续说:「我一直为你向耶稣奉献生命,至今将近两年了……这是为使你祈求悔改的恩宠。」麦希德听后,跪下来了。「妈妈,在我离开前,能看到你悔改吗?」麦希德的啜泣声打破沉寂。最后,她悲痛懊悔地高呼:「那麼你是因我而受苦的?我应为你的死负责?罗兰啊,我现在发誓,必会答应你的要求……我要改过,天主要为我的承诺作证!……」

 

罗兰高兴极了,大叫:「神父!」葛基尼神父走上前来。「神父,我妈妈答应离开那个男人,你也要为她的承诺作证。」麦希德续说:「对,罗兰,我明早就与雅雯达到圣堂办告解……」

 

母女俩互相拥抱,她们如此亲密,像在造梦一样。直到此时,麦希德和其他人才得悉罗兰这个英勇的秘密。罗兰亲吻十字架,微笑地喃喃道:「感谢耶稣!感谢圣母!我现在死而无憾了!」一九O四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六时正,罗兰与世长辞。

 

葬礼

 

罗兰的母亲请梅希斯到学校,取回罗兰加入圣母孝女会当日穿着的白裙和蓝丝带。她悲伤饮泣,为女儿的遗体穿衣。罗兰的友伴把丝带挂在她颈上,并把玫瑰唸珠和会规放在她手中。葛基尼神父、奥堤斯(Ortiz)神职修士、玛丽达修女(Sr. Marietta)及梅希斯轮流陪伴遗体。大家都说:「她真是个圣人!罗兰,贞女及殉道者,请为我们祈祷。」坐在女儿身旁的麦希德答说:「是的,她为我而殉道!」她恳求葛基尼神父告诉莫拉别再打她主意,她已决定改过了。

 

一月二十三日,犹宁所有人都参加罗兰的追思弥撒。她母亲在感恩祭前办了妥当告解。她的女儿只有十二岁,为使妈妈悔改,竟献出生命,而她经过多年的罪恶生活后,终于在女儿的葬礼上领圣体,情景实在使人感动。

 

罗兰是纯洁、谦卑和牺牲的典范,而且充满爱德。爱转化她的生命,激发她的勇气。她的爱不受世俗和自私玷污。

 

后记

 

罗兰的葬礼结束后,人群尚未散去,莫拉便现身犹宁,要把麦希德带返圭尔圭惠,因为那个「小圣人」已经不碍事了。葛基尼神父代麦希德告诉这个目空一切的农场主人,麦希德已决定离开他。莫拉见人多势众,只好独自返回农场。过了一段时间,他再次来到犹宁的小屋,但犹宁有很多善心妇女保护麦希德,而麦希德总是明确地对他说:「即使要我赔上性命,我也要遵守对临终女儿许下的诺言。」他只能吼叫说:「你逃不出我的掌心。你死了,我便高兴。」然而,莫拉再也无法向麦希德报复。一九O七年,他与人争执,遭两名男子用刀袭击刺死,临终时没有领圣事,而且显然并未悔改。犹宁村民都说,他过去折磨罗兰母女,因此天主现在亲手打击他。

 

罗兰的妹妹雅雯达完成小学课程后,在一九O六年嫁给鍾斯(Horace Jones),出嫁时仍然很年青。或许麦希德要阻止莫拉对罗兰的妹妹有任何不轨企图。

 

犹宁的妇女协助麦希德乔装打扮,让她到别处暂避,直到安全后才重返村庄。她展开新生活,自力更生,与雅雯达和女婿同住数年,开设商店,生意不错,最后嫁给铁路工人巴拉(Senor Barra),继续与女儿同住至一九一一年。麦希德逝世前二十年,过着幸福的基督徒婚姻生活。她的女儿以生命换来的恩宠并非转瞬即逝。麦希德一直度虔敬的基督徒生活,经常祈祷、做补赎和善工。她把兴旺的事业留给女儿,于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善终,享年五十九岁。

 

光荣列品

 

一九五五年,罗兰卫冠纳的真福列品程序于越玛(Viedma)展开,由教区主教若瑟波嘉蒂(Giuseppè Borgatti)负责。翌年,这位年青天主忠仆的遗骸移至布兰卡港,葬于当地的母佑会小堂。教区及教廷的列品调查顺利结束后,她在一九六六年荣列可敬品。一九八八年九月三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意大利亚斯底的鲍思高新堡( Castelnuovo Don Bosco 宣告她荣列真福。

 

 

 

圣味增爵(St. Vincent of Saragossa)殉道

 

圣味增爵是西班牙一位最着名的殉道者,也是一位在圣教享有盛名的六品修士,与圣斯德望和圣老楞佐并列,照耀史册,名传千古。圣人由撒拉哥萨主教圣华肋列斯领受六品职。

 

三O三年,教难爆发,西班牙总督大西安大兴教狱,很多信徒被捕处死。华肋列斯和味增爵同于四O四年被捕,在狱中受尽虐待。总督满以为两人最终会就范的,但过了很长的一段时期,见两人意志坚决如前,就责备狱吏用刑不够,他竟亲自出马,软硬兼施,鼓其如簧之舌,妄图说服二圣。华肋列斯素来拙于口才,默不置答。味增爵就对他说:「主教大人,假如你命令我的话,我可答辩几句。」华肋列斯说:「吾儿,我现在委派你答辩,为信德真道辩护。」味增爵就侃侃剖析他们的立场,口若悬河。总督大怒,放逐了华肋列斯,下令严刑拷打味增爵。据圣奥思定的记载:所用苦刑残酷的程度,简直是空前绝后,惨绝人寰。刑吏将圣人的手足缚在木架上,用铁钩把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钩下。味增爵受了这样的酷刑,仍是笑容满面,刑吏加快钩割,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圣人怡然自得。总督无计可施,便用最残酷的苦刑,将圣人放在铁架上,用火炙烤。在圣人伤口上涂上盐,增加痛苦,圣人的态度安详,意志愈加坚强,宁死不屈。最后,将圣人抬往狱室,地上满铺着陶器碎片,又将圣人钉在木枷中,不得动弹。到了夜间,狱吏在门缝张望,见室内一片光明,圣人缓步来往,口诵颂主的经文。狱吏见了,十分感动,当即皈依圣教。圣人饱受了种种酷刑后,离世升天。总督命将他的遗体丢进沼泽,有一只乌鸦飞来守护,不让其它禽兽吞噬尸体。

 

 

 

圣妇白莱西拉(St. Blesilla

 

圣妇白莱西拉是圣保勒的女儿,出嫁仅七个月,即夫死守寡;她偶患重病,病中立志虔诚敬主;其后修务苦行,圣德卓着。圣热罗尼莫翻译古经训道篇,即出于圣妇的请求。三八三年,圣妇逝世于罗马,年仅二十。

 

 

 

圣亚纳大削(St. Anastasius the Persian)殉道

 

六一四年,波斯王科斯罗入侵耶路撒冷,将十字架抢走,青年亚纳大削当时正在波斯军队中,听说此事,出于好奇,开始研究基督圣教。他越研究越佩服天主教的教义确实头头是道,天主教确是独一无二的真教。不久以后,在耶路撒冷领洗入教,取名亚纳大削,希腊文意为死而复生:「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圣人表示他今后决心度新生活。为了彻底侍奉天主,他又申请入修会。他先学习希腊文,攻读圣经;经院方考核合格,正式入会。那时凯撒肋是波斯的管治区,圣人往该地传扬福音,大胆指责当地居民的迷信罪行,被人告发。圣人在官府前直认自己原籍波斯,总督下令将他右足与另一囚犯系在一起,左足与头套上大铁链;同时命他做搬运巨石的苦工。这样折磨了一个时期,圣人的信德毫不动摇。总督便命差役将他捆绑起来,用皮鞭拷打,圣人很镇静的说:「你们不必綑绑,你们拷打的时候,我决不会动。」说着,他就俯身躺臥地上,无情的皮鞭,直打得他皮破血流,圣人一动也不动,圣人白天搬运巨石,夜间大部分时间在狱室祈祷。同室有一个囚犯目睹他祈祷时遍体发光,天使在他身旁与他共同祈祷。亚纳大削的身体与另一囚犯同系一起,他祈祷时,头总是俯垂着,以免惊醒同系的囚犯。

 

总督劝圣人只要口头表示一下背弃基督圣教就够了,以后即可恢复自由,照常做教徒,照常修道。圣人严词拒绝,总督便派人将圣人押送至波斯王那里。

 

圣人解到伯赛陵后,被投入地牢。官吏劝他背教无效,就一连数天用棍棒毒打;接着将他放在地上,背部向天,腿上放一根巨棒,两个人站在上面,用力踩压,直压得皮破骨折;圣人怡然忍受痛苦,不出一句怨声。看守囚室的狱吏,恰巧是一个信徒,便私开狱门,准人入内向圣人致敬。信友闻讯,都湧往囚室,口亲圣人的双足和铁链。圣人历受种种酷刑后,被判死刑。他的两位同伴和其他六十六位信友,先后在河边被当众绞死。最后轮到圣人,他举目向天,感谢上主赐他殉道的洪恩,被吊而死。死后,刑吏又将他首级割下,时为六二八年一月廿二日。官厅将圣人和其他烈士暴尸荒野,不许殓葬。其餘各人的尸骸均遭野犬吞噬。圣人的遗骸独获保全,由信徒出资买回,埋在圣塞吉修院(今伊拉克境内)。其后,迎往罗马,葬在圣味增爵堂内。所以这两位圣人虽素昧生平,如今却列入同一瞻礼:圣味增爵及圣亚纳大削瞻礼。

 

 

 

圣多明我沙拉(St. Dominic of Sora)院长

 

圣人毕生致力于创建本笃会修院的工作,先后在意大利各城创建修院多处。同时,圣人更从事救灵工作。生平显发的神蹟甚多。一O三一年逝世,享寿八十岁。

 

 

 

圣伯特华(St. Berhtwald)雷伯莱主教

 

圣伯特华是英国雷莱伯的主教。生平获赐多次神视,并蒙天主赋予说预言的神恩。一O四五年逝世。

 

 

 

圣味增爵柏乐天(St. Wincent Pallotli)公教宗徒传道会会祖

 

在圣教会创导信友传教运动前约一百年,圣味增爵柏乐天已计划将这想法付诸实行。所以教宗庇护十一世发起信友传教运动时,称他为信友传教运动的先驱。在一百年前,实际传教工作,专由神职人员、修会团体担任。味增爵高瞻远瞩,拟定一项伟大的计划,吸收在俗信友参加传教工作,大规模举办各项神形哀矜事业。为了实现这项计划,他率先献身参加,并劝导众人加入传教工作阵营,创办了一个传教团体。参加的司铎修士度共同的生活,但不发圣愿。此外,还有一修女团体协助该团体工作。至于一般神职人员和在俗信友亦可附属团体共同协助,这就是公教宗徒传道会。

 

一七五九年,味增爵柏乐天生于罗马。晋铎时,年仅二十三岁。不久即成为一位有名的听告解司铎,在罗马各学院担任此职。

 

他号召神职人员和信友参加传教工作,形成组织,在一八三五年发展为公教宗徒传道会。他曾对一位教授说:「你不必往苦修院隐修,在世俗的工作岗位上,在你的社交关系中,在你的教育工作或你的工餘休息时间,都能成圣。随天主的圣意,就是成圣的不二法门。我们时时处处都能修德成圣。」柏乐天创立补习学校,招收鞋匠、成衣匠、马夫、木匠在晚上工餘时间补习。他也灌输各种农业知识给青年农夫,指导他们改善耕种方法。他回家时,常常衣履不全,因为在路途上,他已把自己的外衣送给穷人了。许多怙恶不悛的大罪人,都被他劝化改过。有一次,一个重病人坚决不肯悔改,并立定主意,若有司铎敢走近病榻来规劝他,他定将用床头的枪把这司铎打死。柏乐天装扮成一个老太太,去探访他,终于把这罪人从魔鬼的毒掌中抢回。有一天,他在告解亭时把自己的大衣送了给穷人;那天告解的人很多,柏乐天衣服单薄,听了很长时间的告解,感染风寒,演变成脑膜炎,终告不治。临死前,他伸手颤声道:「耶稣,请您降福这团体,赐他圣善、智慧。」说到这里,就瞑目长逝。死后一百餘年,一九六三年教宗保禄六世将他列入圣品。

 

 

 

真福威廉柏顿孙(Bl. William Patenson)殉道

 

真福威廉柏顿孙于一五八七年晋铎,奉派往英国传教。一五九一年在伦敦被捕。行刑前夕,他与七个死囚同囚于一室,七人中有六个被他劝化,死时已成为圣教会的信徒。官吏大怒,用酷刑将真福处决。时为一五九二年一月廿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