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1月2日圣人  

2017-01-01 17:14:25|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巴西略(St. Basil the Great)凯撒利亚主教、圣师

 三二九年,巴西略生于小亚细亚卡巴多喜亚省的凯撒利亚城。父亲圣大西略,母亲圣妇爱弥利亚,弟兄姊妹共十人(弟兄姊妹中列圣品者有:圣额我略尼撒、圣女小马克利纳、圣伯多禄等)。

 

圣巴西略幼年时,由祖母圣妇马克利纳抚养成人,先后在君士坦丁堡、雅典等着名学府读书。同学中,有圣额我略纳齐盎,二人成为莫逆之交。巴西略在君士坦丁堡终日闭门读书,从不出外遊玩。圣额我略纳齐盎说:「城里的街道,巴西略只认识两条,一条是通往学校的,一条是通往圣堂的。」

 

巴西略学业完成,返回凯撒利亚,一度在学校执教;受了胞姊圣女小马克利纳的感召,立志弃家修道。圣女小马克利纳管理家务,教养弟妹,弟妹都长大成人后,她同寡母和别的热心妇女,共度隐修生活。

 

圣巴西略遍遊埃及、巴勒斯坦、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等地,考察独修生活的制度。回到家乡后,一个人独居隐修,念经读书。不久,许多人(包括他的胞弟圣伯多禄)拜他为师,请他指示灵修生活。巴西略给他们拟定会规,这会规以劳作、读书和祈祷作基础,后为东方各修院所采用。巴西略在东方修会的地位,正如圣本笃在西方修会一样。

 

那时候,亚略异端在东方盛行,信仰异端的君王追害正统教会。三六三年,巴西略领受六品和司铎圣职,往本都创立分院。三六五年,巴西略应圣额我略纳齐盎之请,重返凯撒利亚,协助正统教会,反抗异端势力。

 

有一年,凯撒利亚发生大旱,灾民饥饿难耐,巴西略除将母亲的遗产全部拨充救济费以外,每天亲自在救济所围着布裙洗菜煮饭,给灾民发放食物。三七O年,凯撒利亚主教出缺,巴西略当选继任。凯撒利亚主教的职位是很重要的,辖区有五十个行政单位,主教可以向异端分子展开大规模的理论上的反击。所以他的新任命一发表,异端分子自华伦斯皇帝起,相顾失色,圣亚大纳削等正统神职人员深庆得人。

 

巴西略就任后不久,华伦斯皇帝亲往凯撒利亚,胁诱巴西略向异端分子妥协。巴西略表示:邪正势不两立,他对亚略异端决不肯保持缄默。凯撒利亚总督回禀皇帝道:「这个人(指巴西略)天不怕,地不怕,只有用强暴手段对付他。」可是皇帝怕激起舆论反对,不敢对巴西略使用强力。

 

华伦斯一连三次要把巴西略放逐到远地去,每一次诏书起草了,准备提笔签名的时候,那笔自动折断。华伦斯知天意难违,不敢驱逐巴西略,悄然离开凯撒利亚。

 

巴西略一面抗拒亚略异端,保卫信道,一面全力推展本区教务。他每天早晚两次向信友讲道,听众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巴西略提倡每天日出前,信友在圣堂里共唱圣咏。圣人在凯撒利亚城外,造了一所医院,收容贫苦的病人。

 

巴西略体弱多病,可是他常往教区各地察视,督促神职人员和教友尽好本分,热心恭敬天主。

 

圣亚大纳削逝世后,巴西略成为反抗亚略异端的惟一领导人物。他联合各地教友,扑灭异端。可是他的工作成绩,并不美满,他常常自歎道:「因为我是一个大罪人,所以我每一件事都失败。」

 

三七八年八月,华伦斯皇帝出征,伤重身死。新君嘉新登基,迫害圣教的运动,至此告一段落。那时,这位毕生保卫圣道、与异端作战的武士,已病入膏肓,次年一月一日安逝,享年四十九岁。噩耗传出,全城居民,包括异教徒,犹太教徒,不分国籍,莫不哀悼。

 

七十二年后,加采东大公会议表扬巴西略。大会宣言有这样一段文字:「伟大的巴西略,向全世界传扬基督的真理……」巴西略是圣教历史上第一流的讲道员之一。

 

巴西略逝世日期为一月一日。所以东方教会每年一月一日举行纪念圣人的瞻礼。

 

巴西略叮嘱神职人员和教友尽好个人的本分,对神职人员的资格限制甚严。巴西略对待仆人,苦口婆心,开导他们悔过自新。他在讲道中谴责为富不仁的人,说道:「你们常以钱财不敷个人需要为藉口,不肯做善举,可是你们手上闪闪发光的指环,证明你们完全是说谎者。你们把手上一双指环卸下,就可以拯救多少债务人出狱;你们把身上一件衣服脱下,可以使多少衣不蔽体的穷人获得温暖。」巴西略也是对那些中等阶级的人说:「你们以为自己是穷人,比你们贫穷的人还多着呢!你们家里有十天的粮食,可是那些赤贫的人,家无隔夜之粮,那才是真正的穷人呢!你们不要考虑太多,把你们多餘的,施舍给穷人吧,不要将个人利益放在公共利益之上,你们应当慷慨大方……」

 

圣额我略纳齐盎(国瑞纳祥)(St. Gregory Nazianxen

 

圣名额我略,三二九年,纳齐盎本是他的诞生地,后人称他为纳齐盎以区别教宗额我略父亲圣长额我略。圣人母亲是圣妇农纳,父亲本是外教人,被母亲劝化,领洗入教,夫妇二人热心敬主。长额我略后来领受铎品,任该城主教,凡四十五年。

 

纳齐盎自幼受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圣妇农纳给儿子打好了圣化生活的基础,他日后荣列圣品,并非偶然。

 

纳齐盎先后在凯撒里亚、亚历山大里亚、雅典各学府学习。

 

他从埃及搭船往雅典的时候,中途突遇大风,船几乎复沉,纳齐盎很紧张,因为那时他尚未领洗。到了雅典,他和圣巴西略成了莫逆之交。

 

他求学时代,本来准备当律师,可是后来立志献身事主,那是他已经三十岁。

 

巴西略在本都隐修,听到这消息,就写信叫他来,共同隐修。两位大圣师携手合作,编写了许多神哲学的着作,给后世树立了隐修生活的典型,由圣本笃介绍到西方。

 

那时纳齐盎的父亲,年逾八旬,他叫纳齐盎暂时放弃隐修生活,管理教务。老父又要他领受铎品。他非常恐慌,他觉得自己那样德薄能浅,不配领受神品,就逃到巴西略那里。过了两个月,纳齐盎认识到这样做是不对的,毅然回到老父处,负起神圣职务。后来他写了一本书,研究司铎神品的性质,后世学者,自圣金口若望圣额我略以至今日的学者,凡论司铎神品的论着,都以该书为主要参考资料。

 

纳齐盎的胞弟圣凯撒洛,胞妹圣女高果聂相继去世,圣人手足情重,不胜悲痛,亲撰悼词,情文并茂。这两篇论文,至今还保存着。

 

三七O年,圣巴西略当选凯撒利亚宗主教。鼓吹亚略异端的华伦斯皇帝,认为圣巴西略是阻挠亚略的主要敌人,故意将卡巴多喜亚分为两个省,藉以削弱巴西略的权利。可是圣巴西略针锋相对的答复到:「划分省区,不影响圣教会辖区范围。」同时,为了粉碎皇帝的阴谋,祝圣纳齐盎为主教,委任他管理一部分教区。两人通力合作,抗拒亚略异端。

 

纳齐盎升主教后,留驻纳齐盎城,协助老父治理教务。老父去世后,他等新主教选出,便悄然引退,在塞琉西亚隐居了五年。

 

华伦斯皇帝死后,教难平息,君士坦丁堡被亚略异端分子盘踞三四O年,教务饱受摧残,需要干练人才振兴。纳齐盎众望所归,被派为该城主教,圣纳齐盎虽然酷爱隐修生活,可是为了教会的利益,慨然接受任命。

 

他到君士坦丁堡的时候,穿着破旧的衣服,头秃背曲,君士坦丁堡的人,根本瞧不起他。可是他,耐心推展教务,他把住屋改成圣堂,取名「再生」,以示圣教复兴。可是亚略异端分子,想尽方法陷害他,侮辱他,把他扭到衙门,用石块向他掷击。纳齐盎非常镇定。他说道:「你们依仗人多,我依仗正义,你们盘踞教堂,天主和我站在一起。」

 

他的传教工作,有了起色,许多知名人士,纷纷与他结交。圣热罗尼莫也从叙利亚来,在他门下受业。

 

三八O年,戴沃多塞皇帝领受洗礼,洗礼由正统主教主持,皇帝颁诏。

 

圣麦加利沃斯(St. Macarius of Alexandria

 

圣麦加利沃斯(一名幼麦加利沃斯)原籍亚历山大,经营糖果业务。中年看破红尘,矢志修道,在沙漠居住六十年,苦修祈祷。三三五年,他先往提拔退隐,拜有名灵修前辈为师,后来离上埃及至下埃及。下埃及地区有三大沙漠:斯盖德沙漠,位于埃及与里比亚毗邻处;「小室」沙漠,因隐修士多在该沙漠营建小室隐修得名;另一沙漠,名为尼脱利亚,位于尼罗河西边一支流。圣麦加利沃斯在该三沙漠均有一隐修小室,但大部分时间驻节「小室」沙漠。在该地区的隐修院,每一修士有一小室,星期六星期日群聚圣堂诵经与祭。这些小室,分散各处,彼此相隔甚远。隐修士每日作编织草蓆或竹篮的手工,工作时仍不忘以心神祈祷,与上主密谈。

 

圣麦加利沃斯晋升铎品后,以圣德薰陶其他修士,与长圣麦加利沃斯彼此相映争辉,为当时两大着名圣人(按长圣麦加利沃斯驻节斯盖德沙漠)。

 

该地隐修士的克苦精神,在下述实例可见一斑:某日,有人送一串新鲜葡萄给圣麦加利沃斯,圣麦加利沃斯不吃,送给另一患重病的修士,这位修士又送给另一修士。这串葡萄,就由各修士彼此互相传递,最后又回到圣麦加利沃斯处。圣人见他的弟兄如此克苦,很感欣慰,但他自己也不肯一尝葡萄的佳味。

 

当地沙漠居民,生活淡泊。但圣麦加利沃斯的克苦犠牲,更是高人一等。他一连七年,只吃生的蔬菜和豆类;以后三年,每天只吃四盎斯或五盎斯的面包,全年内只耗用了一小罐的食油。他每次见到或听到别人采用何种灵修方法,自己立即予以仿效,虽是最艰苦的克苦行为,从不皱眉。

 

当时塔贝尼西有一着名修院,由圣巴邱苗主持。圣人即乔装前往加入,时为三四九年左右。圣巴邱苗对他说:「他年事已高,受不了本院各种严斋守夜的规例。」但后来,因圣人坚持,就暂允收纳他,条件是他必须彻底遵守院内一切规例。不久封斋季节到了,众修士分别按各人体力和虔忱,自选一种克苦善功。有的每星期守大斋一日、两日、或三日四日,这一日内一些食物也不吃;有的全日站立着;有的全日坐着工作,不站起身来。圣麦加利沃斯在封斋期内,每日编制棕叶器具,除了星期日略吃几片白菜叶外,其餘的日子,一些食物也不吃,整个封斋期内都是如此。其餘的修士看了,都目瞪口呆,自叹不如。有几位认为此种苦行,太嫌过份,所以到了复活节,就向长上申诉,认为有纠正的必要。圣巴邱苗就查询这位与众不同的修士是谁。他不久蒙天主启示,知道这位隐名的修士,实即大名鼎鼎的麦加利沃斯,就亲自去向他道谢,因为他为全院修士树立了良好的克苦榜样,起了示范的作用,并请他回到沙漠后,不断为这修院求主。

 

麦加利沃斯的圣德,常受诱惑的考验。有一种诱惑是:劝他离开沙漠,往罗马医院事奉病人。圣人仔细查考后,察知这乃是一种虚荣的诱惑,含有沽名钓誉的成份,外面却包有救世济人,为病者服务的烟幕。但魔鬼仍不断用这诱惑困扰他,他因魔鬼缠扰不休,就俯伏地上,向魔鬼高呼:「你们有本领,尽管把我强拉出去,我自己决不移动寸步。」这样相持到深夜。早上醒过来,魔鬼又捲土重来,圣人就装满了两罐沙,搁在肩上,在沙漠上大踏步行走。有一位朋友遇见他这样肩负着沙罐,踽踽独行,步履维艰,就提议帮他共同搬运。圣人说:「我是在磨折那个磨折我的魔鬼。」他到晚上才回家,以后就脱免了这诱惑。

 

有一次,圣麦加利沃斯为了想享受天国与天主晤对的福乐,一连五日,不被世物所分心,就幽居在自己的小室,对自己的灵魂说:「你住在天国,与天主和天使晤对,不要下来,不要为世物所分心。」最初二日,他神乐融融,但到了第三天,魔鬼来攻袭他,结果他不得不恢复原来的生活方式。圣人感叹说:「天主有时故意退避,让我们体会自己的懦弱无能,并充分认识现世生活无非是一种考验。」

 

圣热罗尼莫和其他几位圣人记述,尼脱利亚有一位修士死后,遗下一百块银币,这是他平日编织棉布积储所得。诸修士开会讨论这笔钱应如何处置。有人提议施舍给穷人,有人提议捐助给教会,但麦加利沃斯、庞巴、依西多禄和其餘几位,这些一般称为「元老者」的宣称:这笔钱应投在亡者的坟墓里,投钱入墓时应说:「你的钱同你一起丧亡」!这例子使众修士都很警惕,以后没有人再敢私下积聚金钱。

 

撰述圣人传记的巴拉杜氏,自三九一年起,曾与圣人同住了一个时期,他曾目睹圣人显行的若干神蹟。他记载说:有一个司铎头部为癌病腐蚀,来向圣人求治。圣人拒绝接见他,不肯与他交谈。巴拉杜代这人说项,求圣人至少应给他一个答复。麦加利沃斯对这司铎说:「你因为犯了某罪,才生这样痛苦的病;但你若肯真心痛悔,我定将为你转求天主,赐你痊癒。」这司铎就向圣人行告解,立志悔改。圣人就赦他的罪,并给他按手。过了几天,这人完全痊癒,感谢天主的洪恩,满心喜悦地回去了。

 

有一天,长麦加利沃斯和幼麦加利沃斯两位同名的圣人恰巧搭了同一船舶,渡过尼罗河。有几个军官,看见他们容光焕发,就说:「你们两位生活虽清苦,内心一定很快乐。」幼麦加利沃斯就以他们两人的名字为借喻(按希腊文「麦加利沃斯」一词,含有快乐之意)。对这人说:「你说我们很快乐,这是对的;因为我们的名字原是叫「快乐」,可是我们舍弃了尘世,既然这样快乐;那麼,你们这些身覊尘世的人,该是多麼不幸呢!」圣人说这几句时,态度多麼慈祥诚恳,其中一位军官听了,不由得异常感动,他回到家里,就把全部家产施舍给穷人,入了隐修院。

 

尼脱利亚沙漠,有一座修院,以圣人的名字为名,前后存留了数百年。圣热罗尼莫写给路斯帝古的信中,曾摘录这修院的一部分会规,相传这会规即圣人所手订。另一部「修院会规大全」,据说是长幼两位麦加利添斯、塞拉炳、巴纳旭,和其他三十四位修院院长编订的;根据这部会规大全,修士一年内,除主日和复活节至圣神降临节的一段时期外,天天守大斋,他们应严守神贫,每日一部分时间工作,另一部分时间祈祷。修院热诚招待借宿的旅客,但为了避免修士分心起见,每修院内只有一位修士负责招待宾客;其餘修士,非经长上特许,不可与外人交谈。苦修会郎赛院长,就「隐修士」所下的定义,完全是麦加利沃斯在沙漠的肖像。诚如郎赛所谓:灵魂在独居时热爱天主,一心想念天上的事物。在攷拨弥撒的行祭常典中,就提及这位麦加利沃斯的名字。

 

圣孟经(St. Munchin)主教

圣孟经的生平行实,不幸已失传。他曾否作过里慕李主教,甚至他是否是一位主教,已无从查考。他的家族,原籍是北孟斯特;他出自撒那一裔。根据撒那的族谱,我们可以断定圣孟经是七世纪时代的人。

 

 

圣孟经是里慕李教区的总主保,爱尔兰人每年一月二日都庆祝他的瞻礼。

 

圣味增星(St. Vincentian

 

有关圣味增星的唯一典籍是一篇出自赫孟伯副祭手笔的传记。圣味增星幼失双亲,阿奎登公爵比拉抚养成人。加奥主教圣狄弟爱见他年青有为,劝他入修院攻读,准备日后领受铎品。但比拉公爵死后,他的儿子强迫味增星返回公爵府,管理马廐。但味增星在修院受训期内,已养成了敬主爱人的习惯,他常把自己的衣服食物转赠穷人。公爵府的人员强迫他娶妻成家,他坚决拒绝。他常被公爵府的人员殴打虐待。某日他私自逃走,退隐森林,度隐修士的生活。六七二年一月二日,他脱离尘世的苦难,安然逝世。他的遗体装在一辆双牛拖曳的柩车,运往坟场。途中,突然有一头野熊,将其中一头牛啮毙。圣人的一位门徒,命令野熊代死牛拖车,该熊即依命将柩车拖至目的地。

 

圣亚特拉(St. Adalhard)院长

 

圣亚特拉系出名门,他的父亲伯纳是查理曼日的儿子、巴本王的兄弟,所以圣亚特拉是查理曼日皇帝的兄弟。七七三年,亚特拉年二十岁,入了比卡第的攷贝修院。这座修院是圣巴蒂弟皇後创建的。他入院后,长上派他作园丁,但他在掘土播种时,仍一心存想天主。他工作认真,发挥惊人的谦德,不久修院方面对他即刮目相看,选他为院长。但他常被查理曼日皇帝召入宫廷供职;不久以后,成为查理曼日皇帝最重要的顾问。查理曼日皇帝很赏识圣人的才智,一度命他暂离修院,任皇帝长子巴本的首相。八一O年,巴本驾崩,遗命指定圣人为他儿子「弱者」路易的监护人。

 

查理曼日皇帝驾崩后,有人控告特拉阴谋助伯纳,反抗「弱者」路易皇帝。路易皇帝于是将他放逐至赫利岛的修院。赫利是一个小岛,位于阿奎登附近。就在这时,他劝化胞弟华拉入雷冷修院。

 

圣亚特拉认为这一次的放逐非常有利于他的灵魂。因为从该时起,他可以专心修德敬主,不再为俗务分心。路易皇帝过了一个时期,发现圣人是无辜的,深悔自己行事孟浪。五年后,复召圣人入宫供职。但过了不久,他又回到攷贝修院;他在院内常乐于作最卑贱的工作。

 

亚特拉的善表吸引了许多的门徒。圣人非常关心他们的灵修事业:每星期与他们各人作一次个别谈话;每天向他们全体讲道一次,劝勉他们修德立功。他将自己修院收入慷慨施舍给穷人。很多人认为他过于慷慨,可是天主常显神蹟帮助他。由此可见他的行动是正确的。他虚心接受他人的意见,因为他待自己过严,有的人劝他少加节制。他回答道:「我一定会留意照顾我自己,以便长久侍候你们。」

 

在他放逐异乡的时期,他指定一位与他名字相同的修士——这修士也名叫亚特拉——治理修院,并在巴特本教区创设一座新考贝修院,训练传教工作人员,往北方各国传教。圣亚特拉返回考贝后,完成了创建新修院的工程,手订会规一份,令该两修院遵守。根据现今保存的圣人着作,以及圣人门徒的记述。我们知道:圣人在他的修院内,热烈提倡文学。巴斯却说:圣人不懂用拉丁文讲道,也采用条顿文和法兰西通俗文字讲道。圣人自德国返回考贝后,突于圣诞节前三日染病,至一月一日病重不治,时为八二七年,享寿七十三岁。因为圣人死后显了许多神蹟,他的遗体于一O四O年以隆重的仪式移葬陵墓。有一位佚名的作者,因头部患病,求圣人获癒后,亲撰纪念经一篇,感谢圣人转祷之恩。

 

真福雅拉(Bl. Ayrald

真福雅拉是布公伯爵威廉第二的儿子。他们兄弟四人,其中一位荣任教宗(即加利斯都二世);另一位,名雷蒙,为加斯蒂王;第三位名亨利,为葡萄牙伯爵。雅拉入波兹的加多森修会,被任院长。其后,祝圣为主教,治理莫利爱教区。雅拉作了主教以后,仍不时回到旧日的修院,藉以充实及锻练自己的内修生活。逝世后,安葬在莫利爱。

 

真福斯德芬娜(Bl. Stephana Quinzani)童贞

一四五七年,斯德芬娜诞生于波来西一个中等家庭。她自幼即自愿献身事主。年岁稍长,她的父母迁居松西诺,那时她深受多明我会修士的感召,坚决立志弃俗修道。某日,圣安德肋宗徒显现给她,手持十字架。斯德芬娜入多明我第三会后,事事侍奉病人,照顾贫者。在松西诺创立修院一座。有一篇有关福女行实的纪录,是一四九七年编写,由廿一位証人签名作证;该篇纪录详述福女在某一次神魂超拔中,曾亲身经历了吾主受难的每一阶段:苦鞭笞打,茨冠箍首,身钉苦架。在这些神魂超拔的情景,福女的手足均有伤痕显示,她的身体僵直,旁人无法移动其位置,或弯曲其四肢。福女一生曾显行许多神蹟。

 

福女于一五六O年一月二日逝世。她的敬礼于一七四O年正式批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