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1月15日圣人  

2017-01-14 21:27:54|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福类斯华里神父(Bl. Aloysius Variara

家庭生活

维亚里(Viarigi)是意大利北部一个美丽小村庄。一八七五年一月十五日,类斯华里生于此,是伯多禄华里(Pietro Variara)与第二任妻子莉维亚巴萨(Livia Bussa)的长子。他出生时身体虚弱,更有性命危险,因此助产士在他出生后立即为他施洗。两日后,危险期过去,父母把小婴孩带到堂区圣堂,完成领洗仪式。类斯有两个弟弟,分别是塞尔索(Celso)和亚历山大(Alessandro),还有一个妹妹塞米亚(Settimia)。他的弟弟塞尔索后来谈起这位天主忠仆的童年时说:「虽然类斯没有甚麼与众不同之处,但他善待和孝爱父母,尤其是母亲,亦爱护我们所有弟妹,特别敬爱他同父异母的姊姊(父亲与前妻所生的女儿),视她为第二位母亲。」他自小温顺有礼,经常到圣堂及辅弥撒,亦参加要理班。少年类斯在村内就读小学,受村内有名的老师安莉娜太太(Mrs. Angiolina)疼爱,亦是本堂梅林诺神父(Fr. Melino)的宠儿。

类斯的小学成绩优良,老师认为他适合研习更深奥的古典作品,当时的农民很少接触这类着作。类斯的父亲伯多禄华里亦是老师和虔诚的基督徒,他最先识别到儿子的圣召。他与本堂神父讨论此事,两者都同意把这个青年送到鲍思高神父在华道谷的学校继续进修。虽然类斯和他母亲看来都不同意父亲的计划,但并无提出反对。

华道谷学校的生活

一八八七年十月一日,伯多禄把年仅十二岁的儿子带到华道谷的慈幼会学校,对儿子说他似乎有当神父的召叫。但类斯立即答说:「爸爸,我没有圣召啊!」可是,这位虔诚的父亲反驳说:「若你没有圣召,圣母进教之佑会赐给你的!不用担心!好好生活,努力读书吧!」

类斯克服了初期的困难后,渐渐喜欢鲍思高神父的学校里那些热闹欢乐的遊戏,而圣善的道明沙维豪亦曾在这个操场生活。他敬爱长上,爱护同伴,经常到圣母进教之佑堂。这个勤奋好学的青年在第一次拉丁文测验取得优秀成绩,获得极大鼓励。每当这些青年听到大人物鲍思高神父来临,都会从操场上眺望他所在的房间,渴望见他一面或结识他,新加入的青年尤其如此。这位伟大的青年良友已届暮年,只能多活四个月,因此无法到操场参加他们的娱乐活动。但也会从窗口远望他的青年玩乐,祈求圣母祝福他们。类斯最后亦有机会与他见面。当时是冬季,鲍思高神父乘马车出外呼吸新鲜空气,在回家途中遇见类斯和其他青年。他们奔向鲍思高神父,包围着他,对他充满钦佩和敬爱。他面容疲乏,但仍然平安喜乐。「我尽量靠近他。」类斯后来说:「鲍思高神父凝望我。那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之一。」我肯定面前的是位圣人!或许当时鲍思高神父在我身上,发现一些只有天主和他知道的事。」鲍圣神秘而意味深长的眼神,确定了类斯父亲为儿子辨识的圣召。现在,少年类斯非常肯定,圣母进教之佑和慈幼会就是他的理想。

慈幼会的初步培育期

初学期

一八八七年至一八九一年,华里在青年中心生活了四年。他喜乐、聪敏、谦逊、端庄,是模范学生,具有嘹亮的男低音嗓子是着名的杜雅尼(Master Dogliani)合唱团最优秀的歌手。类斯决定成为慈幼会会士,亦考虑当传教士。他在一八九一年八月十七日于科利佐(Foglizzo)加入初学院后,更加热衷于神修生活。两个月后,弥额尔卢华神父授予他神职会衣。七十年后,他的初学期友伴忆述说:「类斯身形高瘦。起初,我以为他对自己的才华很自豪,尤其是他的音乐才华……后来才发现他是个谦卑、温良和亲切的人。我钦佩他,不仅是因为他的言行可敬,也是因为他非常虔敬,并努力跟随圣神。」一八九二年十月二日,在总会长弥额尔卢华神父主持下,他宣发永愿。

哥伦比亚传教士

其后,他到瓦沙利切(Valsalice)攻读哲学。一八九四年,哥伦比亚省天主之河痲疯病人使徒会的弥额尔乌里亚神父(Fr. Michael Unia)返回意大利渡假,并请求长上派一位年青的音乐家神父与他到哥伦比亚,为痲疯病人带来欢乐。类斯尚有一段长时间才晋铎,但他希望投入这样的生活。乌里亚神父亦到瓦沙利切向神职修士讲话。一八九四年四月二十二日,类斯与其他年青的慈幼会学生装饰圣母进教之佑圣像,以准备圣母月(四月二十三日至五月二十三日)的来临。工作完成后,十九岁的类斯巧妙地把一封信塞到圣母像下面,他灵活的手法足以逗乐其他老练的青年。他在信中祈求圣母让他到哥伦比亚的天主之河痲疯病人聚居地服务,为痲疯病人带来欢乐。最后,他如愿以偿,是首名获修会委派服务痲疯病人的神职修士。

鼓舞天主之河的痲疯病人

乌里亚神父及华里修士于一八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乘船离开热那亚(Genova)。乌里亚神父在船上才发现,这个年青夥伴虽然歌声优美(他精于独唱),但不懂奏乐器,因此非常失望。这个年青的神职修士立即学习语文和乐器。七十天的航程结束后,他们到达目的地。

天主之河的痲疯病人村共有二千人,其中有八百个病人。最严重的病人要住在痲疯病院,其他则散居于树林内的小屋,许多病人都与健康的家人同住。村内的生活无趣、苦闷及无望,绝对需要类斯带来欢乐。华里为患病及健康的男青年设立青年中心,亦成立青年组织。不久,类斯也学懂弹奏管风琴,并教青年声乐和器乐。

数月后,年老的弥额尔乌里亚神父因身体欠佳,被迫返回意大利。他离开前,于一八九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卡塔赫纳(Cartagena)写信给这个他宠爱的年青修士:「我离开哥伦比亚前,必须最后一次祝福你。想到要离开哥伦比亚,我实在非常难过,但这是天主的旨意。将会有比我更相配的人获得荣冠。类斯,可能就是你!你要好好生活,虔诚敬主,勤奋读书,这样你就会获得荣冠。我渴望看着你晋铎,但上主不愿赐我这份喜乐。我希望时常听到关于你的好消息。」乌里亚抵达杜林后不久,便在十二月九日病逝。

乌里亚神父渴望听到有关华里的好消息,终于一八九七年五月由省会长伊西奥拉亚堤神父(Fr. Evasio Rabagliati)致函告知卢华神父:「看到这些贫苦青年用尽仅餘的气力,每天花大部分时间演奏乐器,实在使人感动。」神职修士类斯毋惧地吹奏痲疯青年刚使用的乐器,很快便学懂全部乐器,使村里的庆节充满欢乐。

「此外,他成立剧社,安排舞台表演和喜剧,亦教授要理,筹办多个青年组织及一个男女合唱团。村里的气氛焕然一新,不像过往般死气沉沉。痲疯病人的绝望开始得到医治。」

晋铎

当时,类斯正在修读神学,更独力实践他所学的。村内没有任何学术活动,而且他认为以爱德服务不幸的痲疯病人和实践美德,比纯粹钻研神学更加重要。乌里亚神父的继任人克里帕神父(Fr. Crippa)说:「自从他(华里)来到天主之河后,我发现鲍思高神父珍视的格言在这里奉行,那就是『自己没有的东西,不能给予别人』,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不实行美德,就无法培养别人的德行。」一八九七年,省会长致函总会长,谈论几位会士在天主之河实行的工作:「天主之河这条痲疯病人村,处处流露英勇精神及赢取天堂的功劳。」经过如此深入的神修体验和充份的学术培育后,类斯华里在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晋铎,由波哥塔(Bogota)总主教雷斯波蒙席(Mgr. Bernard Herrera Restrepo)主持仪式。主教诵念礼仪书的祷词:「愿你以言以行,建立天主的殿宇。」一位村民代表全体村民说:「你付出极大努力,使我们必须喝下的毒酒添上甘饴,愿主降福你。」圣堂挤满人群,这位年青神父瘦削的身躯焕发神圣光辉,把他们全部迷倒。天主之河的村民认为,类斯晋铎后将更加造福村民。

从此,类斯神父热心推行使徒工作、提供神修指导、推动会社活动等等。「他每天用四至五小时听告解。」克里帕神父写信给省会长说:「他越来越瘦弱,我怕他捱不了多久。」

痲疯青年的孤儿院

类斯神父决定作更多事:他希望开设一间男孤儿院,特别用作收容病人。一八九九年三月七日,克里帕神父主持降福和奠基仪式。年青的类斯神父前往首都波哥塔寻求经济援助。他在圣堂内的讲坛发起一个运动,邀请全哥伦比亚省的青年参与:「每人捐出一分,帮助天主之河的不幸兄弟。」这个请求获报章报导,亦得到学校和其他堂区的支持。捐款起初像涓涓流水,然后像滔滔不绝的大河,如暴雨般倾泻下来,足以购入所需土地建造孤儿院。工程开始后不久,血腥的内战爆发(称为「千日战争」),其后还出现黄热病疫症,以致工程受阻。这些灾难导致数千人死亡。天主之河的居民增至一千一百人,各处出现饥荒和病患。两位慈幼会会士疲惫地工作。一位到访的长上说:「他们憔悴极了,面色比病人还要难看。」灾难过去后,孤儿院在一九O五年落成。透过告解和神修指导,类斯神父得以进入人心深处,发现各种痛苦和光荣,还有崇高的理想、挫败、慷慨和苦恼。

服从至死,为爱牺牲

为痲疯女青年成立修会

圣母子女善会(Sodality of the Children of Mary)的女青年当中有些决志献身上主,度修道生活。可是,由于她们自己或父母是痲疯病人,因此无法度修道生活。当时教会内没有修会接受她们。类斯神父瞭解她们的痛苦。一天,他想到一个解决方法,就是为她们成立一个修会。这些女青年可以献身上主,为痲疯病人服务,从而把她们的痛苦昇华。

类斯神父的构思简单而崇高,但最少遇到三个障碍。首先,由痲疯病人组成的修会是教会内前所未有的:此外,尚未有任何慈幼会会士胆敢成立一个新修会;再者,他只是个年青神父,还未满三十岁,没有行政权,没有权力,没有经验。然而,他继续思索此事,为此祈祷及征询意见,终于坐言起行。这批新修女的首个任务,就是在新建成的天主之河孤儿院服务,而其他修会都不愿到此工作。

这个修会后来命名为「耶稣玛利亚圣心孝女会 」(Daughters of the Sacred Hearts of Jesus and Mary)。一九O五年,新修会的首批七名望会生致函给弥额尔卢华神父说:「我们的宗旨是照顾痲疯病人。我们在修会内侍奉天主,献出自己作为赎罪的牺牲,仗赖耶稣圣心和圣母进教之佑的护佑。」她们谦卑地补充:「这不是伟大的事业,但这个小修会将成为荒漠中一个喜乐的清泉。」卢华神父不像别人般闭关自守而无视天主的计划,却鼓励和支持她们的行动。

往返莫斯克拉

类斯神父在痲疯病人村的工作备受推崇。经过多次祈祷和谘询后,他准备正式成立一个由女痲疯青年组成的修会。然而,类斯神父在一九O五年遇上痛苦的考验。他在一月到莫斯克拉(Mosquera)参加周年退省后,修会竟把他调离天主之河,委任他为初学师兼院长。或许有些会士认为他的工作并非「传统和典型的慈幼会使徒工作」。他们认为类斯神父必须改变使徒工作,方可回复正统的慈幼会生活。因此,省会长把他调职。没有人质疑新任省会长安东尼艾梅神父(Fr. Anthony Aime)的善意,但他肯定没有清楚辨认天主在天主之河给华里的特殊召叫和使命。艾梅神父至死也没有谅解类斯神父,使类斯神父终生痛苦。这位天主忠仆甚至没有期望可重十原有的使徒工作,成立卢华神父支持的修会。痲疯病人知道类斯神父要出任新职后,群起反对。「没有他,村内顿时失去活力,病人再无法得到安宁。」他们向省会长提出抗议。十五天后,类斯神父获重新派往痲疯病人村。

新修会成立

前任省会长拉亚堤神父及克里帕神父向省会长艾梅神父提起成立女痲疯病人修会的事宜。长上或许认为此事与慈幼会的使徒工作无关,或是认为华里神父太年轻及经验不足,因此不喜欢这个构思,对此事亦不感兴趣。不过,他也没有加以阻挠。类斯神父尽量置身事外,不仅是为了谨慎行事,也是因为他希望这些服务痲疯孩子的热心女青年自然地成立新修会,而非由她们的神师兼创办人刻意成就此事。在波哥塔总主教雷斯波蒙席同意下,拉亚提神父在一九O五年五月七日祝圣乌里亚孤儿院(Michael Unia Orphanage),并正式成立耶稣玛利亚圣心孝女会。举行明供圣体后,类斯神父走到歌咏团坐席咏唱《谢主辞》,满心喜乐,对天主充满感激。拉堤亚神父日后忆述这情景时若没有提及这位创办人,绝对不是故意的,而是当时英勇传教士应有的作风。他们认为工作本身及痲疯病人的益处才是重要的,而不是工作的创始人。

创办人致函给克里帕神父时,清楚表达了他的感受。他谦卑地写道:「她们只忧虑我的生命,其实我并不适合发起这伟大而棘手的事业。我向你保证,过去两年来,这些女青年的服从和牺牲精神,以及为成圣付出的努力,是我的好榜样,激励我实践德行。神父,请相信我,看到她们获得许多天上的降福,使我感到惭愧,我决定更热衷于个人成圣。请为我祈祷和降福我,让我在一切事上奉行耶稣圣心的至圣旨意。」

有些慈幼会会士认为,此项工作是这个不切实际、经验不足的年青神父的空想,其他人则预料这个短暂的计划将会无疾而终,而且认为有责任使这个计划尽快结束。从此,类斯神父便活在反对和矛盾之中,身边的人对他怀着诡计、误解和敌意。一九O八年,他向卢华神父倾诉。他训示类斯神父说:「尝试增加修女的人数,而且总是向教会有关当局汇报所有事宜。你的修院很出色,应该继续发展下去。」

往返康特兹安

一九一O年,类斯神父再次被调离天主之河,而要到哥伦比亚另一个慈幼会管理的痲疯病人村康特兹安(Contrataccion)服务。翌年,他被调返天主之河,在那里开设裁缝、制鞋、木匠及印刷工场。

往返波哥塔

一九一七年,他被调到波哥塔。可是,刚成立的女修会仍需要创办人的指导和帮助,但他要离开她们了。他对修女说:「十字架是甘饴的,因为我们与耶稣一同背起它。」他在波哥塔时,手上无缘无故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斑点。那不是痲疯病症状,但有些人给吓怕了,起初避开他,然后很快安排他返回天主之河。

巴兰克拉

类斯神父返回痲疯病人村未满两年,省会长在一九一九年再命他调职,到北岸的巴兰克拉(Baranquilla)的堂区服务。一九一九年七月九日,他在出任新职的地方致函给他的修女说:「我相信这是我一生的黄金时期,因为我在尝试满足耶稣的热切渴望,只有献给他圣心的祭品才能回报他的爱。我已培育你们的灵魂养成这种心态,你们有些已完全奉献给耶稣……天主愿意我离开巴兰克拉……我最渴望好好度修道生活,完全服从长上……让耶稣看见我们言行一致,把自己献给他作祭品!」

塔里巴

稍后,他由巴兰克拉调往委内瑞拉的塔里巴(Tariba),在那里教音乐和要理、听告解及讲道。他再次致函给身在远方的修女:「我的宝贝女儿,请记得,当疾病使你们与社会隔离,耶稣比任何人更爱你们,因为你们与他一同受的苦,比其他人的更多。如果疾病没有使你们与天主隔离,反而与祂更亲近,那麼你们还有甚麼抱怨呢?如果耶稣特别爱你们,其他事还有甚麼重要呢?」他对长上说:「宝贝女儿,让耶稣成为我们的最爱。我们要爱,为他的爱忍受一切。」

华里神父没有任何遗憾,也不怨恨任何人。远离天主之河及他创办的修会是他最大的补赎。这位天主忠仆视一切为天主的旨意,尝试实践彻底的舍弃精神。他放下一切物质,放下任何地方、职务、自我。他无法再处理女修会的事务,不得继续履行创办人的职责,但他甘心舍弃这些重要事物,视之为天主对他的计划。他离开前写信给塞拉修女(Mother Serra)说:「如此实践服从,我真的感到喜乐。你的司铎兄弟在努力履行天主的旨意,我相信你也感到安慰和自豪。」

「我感到上主与我同在」:审阅他的作品的神学家也宣称:「这位天主忠仆的生活属于天上,而非俗世。」他在塔里巴再次写信给众修女说:「我感到上主与我同在……我感到祂会与我一起,不会撇下我。我也感到祂与我的女儿同在,但愿我们的心结为一体,放在祂的圣心旁。如此,我们将结合为一,充满喜乐。」由类斯神父对修女说的话可见,他深信自己在奉行上主的旨意:「困难有助我们重新遵行天主的旨意……我很高兴,因为我感到天主在我内……我真的感到天主在我内,而且因奉行祂的圣意而喜乐。」

「应作圣善的人」:他最后给修女的规劝包括:「现在,我对我的女儿别无他求,只希望她们成为圣善的修道者。远离她们及无法与她们相处,也不会困扰我。」他的座右铭及他对修女的训言就是:「应作圣善的人。」他还说:「我们不应只透过言语宣讲耶稣,还要用整个生命宣扬祂。」

塔里巴的慈幼会会院位于海拔五千三百公尺的安第斯山脉(Andean Cordillera)。那里气候严峻,损害类斯神父的健康。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他在指挥乐队时,几乎昏倒,指挥棒跌在地上,他则蜷伏在身旁的沙发上,意识糢糊地喃喃道:「看来我的身体捱不下去了!」他出现严重头痛和呕吐。医生诊断他患上肾炎和尿毒症。此外,由于肾功能障碍,因此他的脚部肿胀。医生建议他严格控制饮食,而且要尽快到气候较温暖的地方休养。院长感到为难,因为会士迁到其他地区须获省会长批准。

远离会士,在信友家庭逝世

一周后,医生再次介入,坚持病人必须离开,否则就会死在那里。可是,附近较和暖的地区并无任何慈幼会会院。因此,在十二月十五日,类斯神父被送到库库塔(Cucuta),在一位富有的意大利移民鲁道夫费切尼先生(Mr. Rudolf Faccini 家里居住。他们认为照顾患病的神父是一种荣幸。可是,已经太迟了。麦子埋在敌意与误解的崎岖土地,在死去后才会生出丰盛的麦粒。患病的类斯神父与费切尼一家很投契。他有两个房间使用,一间用作客厅连小圣堂,另一间用作睡房。

他虽然患病,但与费切尼一家欢乐平安地度过圣诞。一月十四日,院长和贾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