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爱圣玛利亚

玛利亚是慈祥谦逊美丽伟大的母亲!

 
 
 

日志

 
 

11月15日圣人  

2016-11-15 20:54:20|  分类: 【每日圣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福玛达肋纳莫兰诺(Bl. Magdalene Morano

玛达肋纳莫兰诺在西西里(Sicily)建立母佑会事业,她的一生可分为两个阶段,分别为在比哀蒙的三十四年及在西西里的廿七年,期间在杜林休息了一年。她具有特殊的素质,使她成为教育家的典范,亦有能力从事伟大的事业。

玛达肋纳的早年生活

一八三五年四月二十日,方济各莫兰诺(Francis Morano)娶蒲底里拉(Buttigliera dAsti)的佳琳潘洁拉(Catherine Pangella)为妻。方济各的父亲曾警告他,若他娶这个女人,就会失去遗产继承权。年青的方济各考虑过后,仍然决定与佳琳结婚。莫兰诺家族是布商,专门贩卖织绵,甚至萨瓦(Savoy)的王族也来光顾他。方济各婚后在蒲底里拉注册其户籍为「农民」。一八四五年至一八四七年期间,比哀蒙发生饥荒,加上一八四八年独立战争爆发,方济各一家的经济陷入困境,因此他决定从军,历时六年。

方济各一家虽然贫困,但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玛达肋纳生于一八四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她领洗后翌日,父亲把这个小女婴抱到圣母阶梯教堂(Santa Maria della Scala),在恩宠之母祭台前举起她,为她祈求长寿。一八五O年八月,方济各举家迁往蒲底里拉,那是玛达肋纳的祖母的家乡。

方济各从军六年后,在一八五四年回家,但身体非常虚弱,并在翌年死于肺炎。家人一向生活贫困,但现在情况更加恶劣。十八岁的长女方思嘉(Francesca)原是父亲去世后家庭的希望,但也在一个月后逝世了。母亲无奈啜泣,四个小孩子将由她独自养育成人。玛达肋纳当时九岁,对妈妈说:「妈妈,别哭啊,我很快长大,可以帮你,就像爸爸和方思嘉以前一样。」玛达肋纳须中途停学,代替方思嘉织布,并照顾年幼的乌苏拉(Ursula)。不久,佳琳的姪儿方济潘洁拉神父(Fr. Francesco Pangella)看见她们的困境后援助他们,因此玛达肋纳得以继续上学。

一八五七年四月十二日,复活主日,玛达肋纳经母亲和本堂华里诺神父(Fr. Vaccarino)妥善准备后,在当日初领圣体。她感到这是一次非比寻常的经历。她对耶稣说,以后将「完全属于他」,并一直信守这承诺。自此以后,她每日参与感恩祭,日后在蒙塔尔多(Montaldo)执教时也如此实行。早在九岁,她阅读圣类斯的生平后获得启发,与同伴用针刺自己,在床上放小石、木块和铁,晚上长时间跪在地上祈祷,作为克己补赎。然而,木堂华里诺神父禁止她作这些事。一八五八年,玛达肋纳修毕小学课程,在加尔各答(Calcutta)传教主教巴尔玛蒙席(Mgr. Balma)主持下领坚振。

在教区学校任教

一八六一年,华里诺神父在蒲底里拉开办首间幼儿学校。翌年,经谘询罗莎乔洛拉(Rosa Girola)老师后,他任命十四岁的玛达肋纳为教师。罗莎乔洛拉是位热诚的教师,认为教育是一种使命。她的耐心、温良、喜乐和坚决,成为莫兰诺终生的模范。她的活泼、微笑、良善和精明吸引所有孩子。她的叔叔潘洁拉神父教她意大利文和音乐,后来更送她一座钢琴。乔洛拉喜欢玛达肋纳,时常鼓励她,指派她协助照顾孩子,以及照料他们嬉戏和工作。她也对这位新老师说:「你有空时,要努力考取教师文凭。天主已赐你教师所需的各种素质,而且有过之无不及。」玛达肋纳认为教师这事业仅次于司铎圣召。凭藉坚强的意志,她向朋友借来参考书,努力温习,然后到皮内罗洛(Pinerolo)的皇家瑞内里学院(Royal Reyneri Institute)以自修生身分应考。一八六四年十一月二日,她未满十七岁,便考得初级教师文凭 ,在幼儿学校继续任教两年。

蒙塔尔多学校

一八六六年,她在蒙塔尔多镇获得一个稳定的教席。十九岁的玛达肋纳要到离家十二公里的村庄居住。她征询母亲及兄长后,获他们同意,但他们非常不舍。她在蒙塔尔多住了十四年,积极参与堂区活动。她起初并不适应,感到被排斥,或许是因为她是女教师。她感到难过,但决定全心照顾孩子。其后,她非常受欢迎,学生在路上遇见她,也会赶上前来。他们向她倾吐各种心事,喜欢到圣堂找她,在她旁边跪下,向耶稣问安和诉说自己的愿望。玛达肋纳具有深度的内修生活,每天领圣体和拜苦路。她亦协助堂区教授要理,也参与各种堂区善会的工作。她的生活刻苦节俭,因此能感同身受地服务贫苦者和病人。玛达肋纳的神师是斐迪南神父(Fr. Ferdinand),他出任蒙塔尔多的本堂神父五十八年。她在一九O八年辞世后,斐迪南神父写道:「我在一八六八年抵达蒙塔尔多时,莫兰诺约二十岁,在村内很受尊重。能认识这种谨慎明智的人,真是幸运。」

市立学校

她在假期继续勤奋温习,再次以自修生身分到皮内罗洛应考,取得高级教师文凭,在蒙塔尔多的市立学校获得教席。她自一八七二年起任教男生部。她认真教学,和蔼可亲,赢得所有人尊重。她保持每天领圣体。一八七四年,在本堂神父同意下,她成立无原罪圣母孝女善会,活跃了数年。在蒙塔尔多的一个脏山洞,住着一个疯癫傲慢的乞丐,众人都避开他,但玛达肋纳到他的住处,耐心为他沐浴做饭,还跟他讲论天主。他病重时,也是她请本堂神父来施行临终圣事。

德林里神父(Fr. Trincheri)其后忆述,玛达肋纳以其良善、教学能力和内修生活,获得当地市民的讚赏。她探访病人、帮助穷人及主动参与礼仪活动。本堂神父认为她是模范老师,更说从没有遇过如此出色、热诚和勤奋的教师。一八七五年八月廿七日,经严格的学术评审后,她的教学表现得到高度评价,获得书面嘉许。她实践克己和照顾病人,如有需要,甚至在晚上提着灯笼前往探病,有时也为病人提供金钱援助,并协助他们为领圣事作好准备。这位天主忠仆从不喜欢世俗的消遣活动。蒙塔尔多的类斯贝纳蒙席(Mgr. Luigi Benna)作证说:「所有人都尊敬她,都说她的良善和教学能力无人能及。她只须点点头,广场上游手好閒的人便会到圣堂参加主日感恩祭。」

加入圣母进教之佑孝女会

1.
比哀蒙时期

有意献身修道

一八七七年,玛达肋纳年届三十,把多年来的积蓄送给母亲,让她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建造一座附有花园、葡萄园和耕地的房子。玛达肋纳亦鼓起勇气,向母亲述说她多年来的想法,就是成为修女。母亲收下礼物后,感激地拥抱她,但听到她的决定,便哭了起来。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还是祝福她摰爱的女儿。

自一八六四年起,玛达肋纳便考虑修道。其后,她听说鲍思高神父的事蹟,知道他于一八七二年在蒙发辣都的摩尔尼斯成立了圣母进教之佑孝女会(母佑会),而且无原罪圣母孝女会大部分成员都加入这个新修会。三十一岁的莫兰诺首先申请加入杜林的圣沙瓦里奥孝女会(Daughter of St. Salvario)及韦尔切利(Vercelli)的道明会(Dominican Sisters),但都不获取录,因为按照会规她们不得取录年逾三十的女性。据说她甚至尝试申请加入圣体会(Sacramentines),但也没有成功。

决心加入母佑会

有一次,她遇见母佑会的龙克罗修女(Sr. Roncallo)。她向玛达肋纳讲述鲍思高神父如何派她到摩尔尼斯加入母佑会。玛达肋纳在一八七八年四月廿一日启程到蒲底里拉前,先到杜林的圣母进教之佑大殿,并在那里遇见鲍思高神父。他与玛达肋纳交谈后,发现她具有与别不同的素质,感到她是圣母派来加入他的女修会的。鲍圣甚至没有询问她的年纪,便即时取录了她,把她介绍给母佑会的神师贾烈劳神父。玛达肋纳也是满腔热诚,可是蒙塔尔多的人民的想法不同。虽然她谘询的耶稣会会士方济贝利科神父(Fr. Francesco Pellico)也支持她,但本堂神父知道她的决定后,老实地说如果他的助手走了,他也没有那麼苦恼。这个消息在圣堂宣布后,许多人都哭了。她在一八六六年至一八七八年间,一直与他们生活。她当时三十一岁,但还有三十年的人生。

一八七八年八月十五日,玛达肋纳在兄长伯多禄陪同下到摩尔尼斯的母佑会总院。玛沙利罗接待她并给她指导。母佑会当时已在比哀蒙、利古里亚(Liguria)及法国合共设有十间会院,亦有一组修女在南美洲服务。这位新望会生与鲍思高神父见面,告诉他说:「我已来到这里加入你的女修会,我不懂告诉你我有多高兴。请告诉我怎样取悦耶稣和圣母进教之佑。我希望成圣。」会祖对她说:「吾主确是希望你成圣。只要与他的恩宠合作,就可成为圣人。」鲍思高神父在探访期间对众修女说:「我希望在门廊放两块牌匾,写着:『克己乃成圣之本。』、『珍惜分秒』。」他尚未离开,两块牌匾已安放好。玛沙利罗的夥伴佩妮拉修女谈论莫兰诺说:「她轻易适应我们的生活,就像她一直也是这样生活的。」

还有一件使莫兰诺惊讶的事,她二十年来实践的教育方法与鲍思高神父要求他的神子神女教育青年的方法,几乎完全相同。鲍圣称之为「预防教育法」。他认为明智的导师应时常慈爱地陪伴青年,防止他们犯错,而非在他们犯错后才纠正他们。她来到这里不久,还未领会衣,便获指派代课工作,于一八七八年至一八七九年在尼萨(Nizza)任教。她当时在日记写道:「真正的平安不在世上,而在天上;不在受造物身上,惟独在天主身上。」

摩尔尼斯初学院

一八七八年十二月八日,玛达肋纳领受母佑会会衣,开始初学生涯。翌年八月底,她已准备宣发初愿。莫兰诺在参加发愿前的退省时,在日记中记录一些反省:

1.
只有向长上说出所有诱惑和罪恶倾向,并谦抑自下,方可达到崇高的圣德。

2.
你为甚麼要修道?你的进度如何?你有责任达至成全。应留神!

3.
不要习惯性地或为任何轻浮的动机告罪,却只应为了个人的淨化。

4.
你的生活应不断为圣体而准备自己和谢恩。他乐于降临到你身上。你又怎样?你已是他的淨配了,应只为他而活。

5.
克己有助你达至成全。

6.
我们今生的生活就像流亡……犹如只有耶稣和我们活在世上。不要活在过去或未来,应思量如何圣化当下。应思念天堂和圣体柜。

她的日记也有其他记录,可能是她的决志:

1
) 凭藉爱完全属于天主,凭藉服从完全属于长上,凭藉爱德完全属于近人。

2
) 耶稣圣心愿意你完全舍弃一切与天主无关的事物,因为他愿意成为你唯一的朋友、支持和爱。

3
) 放下所有自我中心的想法,因为这妨碍恩宠在你的灵魂内工作。

4
) 保持平安,不要忧虑,亦毋须为你的缺陷困扰。在天主的计划中,缺陷有助培养谦卑。

最后,莫兰诺希望各种德行引领她的神修生活,就像总部议会管辖母佑会一样。

总会长:谦逊

副总会长:内在及外在克己

总财务长:服从

第一助理:觉察天主的临在

第二助理:醒寤

怀着这样的情操,她在一八七九年九月四日发愿,并在当日祈求这样的恩宠:「上主,在我成圣前,别让我死去。」不足一年,她便在一八八O年九月二日宣发永愿。

在尼萨任教

她继续教学,学生很喜欢她,她也乐于与他们相处。她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冷静沈着,愿意作任何牺牲,温和而坚定地纠正他们。她亦持守鲍思高神父的教导,在适当时候使学生反省错误。她授课时清晰易懂,有条不紊,而她最喜欢教授要理。她有几个学生后来成为母佑会修女。玛沙利罗修女在去世前,委任玛达肋纳为会院议会的成员。

2.
西西里时期

教会在西西里的处境

二十世纪初,信奉天主教的西西里正经历有史以来最艰苦的时期。意大利政府实施反教权政策,镇压所有天主教的教育和慈善组织。在数年内,政府没收了八四九八间圣堂、教会院校、修会、学校和隐修会的财产。教育由政府垄断,并按无神论原则营办。各间大学的神学部都被关闭,神学院亦由政府操控。然而,当地的天主教徒成立多间私校,虽然采纳了政府规定的教学大纲,但也尝试传授天主教信仰,推行信仰培育。

西西里特里达尼的会长

为回应卡塔尼亚(Catania)的杜斯迈总主教(Archbishop Dusmet)的要求,贾烈劳神父于一八八一年八月十一日派莫兰诺修女到西西里埃特纳(Etna)附近的沿海地区,接管特里达尼(Trecastagni)一间女校。玛达肋纳最难过的时刻,就是向母亲佳琳道别。年迈的母亲拥抱女儿说:「若天主召叫你,你必须离开。」莫兰诺亦请鲍思高神父降福她。鲍思高神父对她说:「到西西里去,那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于是,莫兰诺与五位修女先乘火车到罗马,然后再坐船十八小时,在九月十一日抵达卡塔尼亚。杜斯迈总主教欢迎她们。他向她们讲解西西里的困境后,把特里达尼的女校交给她们,并说:「现在,学校任凭你们处置了!」

众修女都勤奋工作,并由莫兰诺担任长上。不久,她们便为贫苦女孩开办宿舍,亦为日校学生开设一个工场,主日在小圣堂教授要理。起初,这些修女只获得很少人接纳和支持,但情况逐渐好转。稍后,莫兰诺修女写道:「贫苦女孩渴望来这里,成年人也愿意聆听我们,就像灵性上很饥渴。」她与其他修女全心全意为女孩服务。她尤其以自己的善表鼓舞别人,关心他们的工作,在各处援助有需要的人。虽然身为长上,但她也会到厨房做面包,亦管理祭衣房、洗熨衣物、照顾病人及接待客人。她自行打扫房间和洗衣,有时也为别人代劳。每个人都感到获得她的欢心。然而,莫兰诺绝不容许伤害学生。她深信良好的教育需要慈爱温良,而非威吓。一天劳累的工作结束后,她常独自到小圣堂祈祷。她每周在狭小的祭衣房聚集修女,讨论如何教授要理。她有时打开从尼萨带来的笔记簿,朗读玛沙利罗修女在她入会初期对她说的话:「我们要爱耶稣,只为他工作,不要顾着自己。鼓起勇气吧!现在我们哭泣,但在天上我们要微笑。」

她的学生多年后忆述莫兰诺修女。当时的学生亚纳托里斯(Anna Torrisi)回忆说:「虽然她很严肃,但也和蔼可亲,像母亲般温柔,因此征服了我们。」后来出任西西里省会长的艾黛马圭斯(Adele Marchese)忆述:「她在特里达尼担任视察员、院长和初学导师,而卡努托依纳爵修女(Sr. Canuto Ignazia)和我是她首批望会生。从她的言行,我们学懂何谓成全的修道生活,这是她从鲍思高神父和玛沙利罗身上学得的。」

返回杜林

玛达肋纳在西西里服务四年后,在一八八五年被召返杜林。西西里的市政府提出反对,有人甚至试图阻挡她乘坐的马车离开。杜林的华道谷会院成为会省总部,玛达肋纳修女获委任为华道谷的长上。该会省有廿六位修女、四位初学生、一间学校和一间青年中心。她最关注的是按真正的家庭精神组织团体。在杜林生活的日子为她很有助益,因为她常有机会接触鲍思高神父,并经常到圣母进教之佑大殿。她在十二月到蒲底里拉探望年老的母亲佳琳,并为兄长伯多禄的女儿克洛蒂(Clotilde)作代母,而克洛蒂后来也成为母佑会修女。

重返西西里出任省会长

西西里的情况出现急剧变化,在特里达尼接替莫兰诺修女的维珍妮皮卡诺修女(Sr. Virginia Piccono)逝世,勃朗特(Bronte)的长上兼初学师斐丽清玛沙利罗修女(Sr. Feliciana Mazzarello)也辞世了。莫兰诺重返西西里,在特里达尼出任总会院的长上和初学师,还要担任西西里各会院的会省视察员。由于西西里的人手不足,她要承担很多工作。她经常很晚才睡觉,与初学生一起做面包,并在洗衣房帮忙,但她总是早上第一个到达小圣堂,而且对圣堂内的举止一丝不苟。她常暗中帮助贫苦女孩的家庭。一八八八年十月,母佑会修女与慈幼会会士合作,在卡塔尼亚的圣斐理伯内利(St. Philip Neri)开设免费工场和主日青年中心。

鲍思高神父辞世后,莫兰诺修女应总主教要求,并在贾烈劳主教同意下,在四月接管卡塔尼亚的圣雅嘉艺术学院(Conservatoire of St. Agatha)。该学院的校风日渐败坏,学生难以管教,但莫兰诺积极介入,和善对待学生,坚决明确地定下行为规范,取得学生的信任。她把所有转变归功于鲍思高神父的教育法。母佑会的各会院都期待这位长上来访,会院的学生也翘首盼望她到来。这些学生有些能支付生活费,亦有些贫苦女孩可免费住宿。多年后,她写信给毕安维拉(Biancavilla)的院长说:「即使她们只能睡在你床上,也要收容她们。这样,天主才会降福我们。」

阿里马利纳会院

一八九九年,特里达尼的会院已不足以容纳望会生和初学生,大家都感到需要新的会院。默西纳(Messina)一对无儿无女的夫妇若望马里诺(Giovanni Marino)与玛利亚格兹雅(Maria Grazia)慷慨提供援助,于一八九O年在离特里达尼五十公里的阿里马利纳(Ali Marina),动工兴建新初学会院和青年中心。新会院将容纳初学生和贫苦女孩。这些女孩为数约七十人,年龄介乎十四至十七岁,尚未初领圣体,亦不曾接受任何教育。她们在家里游手好閒,容易误入歧途,而且遭家人忽视,令人生怜。她们甚至不懂如何用一支针。修女让她们住在宿舍,每天向她们教授要理,并开设免费的制衣和刺绣工场。一八九一年四月五日,初学院开始运作。一八九四年,楼高三层的会院建成了。不久,亦有八十名男青年参加要理班。当时的女青年德兰康蒂尼(Teresa Comitini)后来成为母佑会西西里西部的省会长。一次,有个男青年不想他的妹妹当修女,于是到修院强迫她离去,但莫兰诺温良而意味深长地凝视他,使他改变主意。他把妹妹送回来,她也一直是母佑会的好修女。

弥额尔卢华神父在一八九二年到访阿里马利纳,看见宏伟的会院,以及莫兰诺努力培养人民的信仰,因此对莫兰诺说:「你才是这里的市长和本堂。」后来晋陞为枢机的默西纳总主教的郭里诺蒙席(Mgr. Guarino)对当地的转变非常满意,在一八九二年五月廿九日到访阿里时说:「我很感激你们在青年中心照顾我的孩子,希望你们在我教区内的每个堂区设立会院。」他常称莫兰诺为「教区的天使」。

在病患中积极服务

莫兰诺有一段时间腹部经常剧痛,医生诊断是良性肿瘤,但她仍然保持喜乐和积极工作,甚至参加孩子的遊戏活动,医生亦感惊讶。他说她承受的痛楚应使任何人沮丧不已,甚至可能发疯。她自一八九一年起出任阿里会院的长上,但继续兼任初学师和省会长。一八九四年,有人请求在马沙拉(Marsala)开设母佑会会院。莫兰诺修女接纳他们的邀请,在五位修女陪同下到当地为贫苦女孩开设青年中心、学校和工场。会院发展蓬勃,培育了许多圣召。同年十月底,莫兰诺与六位母佑会修女到卡塔尼亚会省维辛尼(Vizzini)这个大市镇开设新会院,接管一间教育贫苦孩子的幼稚园,并开设工场和青年中心。当时有几个参加要理班的男青年,日后成为神父及度修道生活。

卡塔尼亚的女宿舍

一八九六年,卡塔尼亚省雷基亚(Reggia)的女教师培训学院关闭了。城内及会省的所有教师过往都在那里受训。为回应这个迫切需要,莫兰诺在圣巴巴拉路(via St. Barbara)租了一座设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厨房的小房子,在同年十月开始服务八个女孩。数周后,小房子收容了十八名学生,是可容纳的最高人数,由三位修女照顾。同样在一八九六年十月,莫兰诺修女与五位修女到默西纳,在当地开办一间设有四班初班的学校,并为平民提供信仰培育。不消数天,学生人数增至一八O人。不久,她们还开设青年中心。

一八九七年初,莫兰诺修女为卡塔尼亚的学生物色更大的地方,终于在一八九九年在「圣母进教之佑」街租到一座房子。在这个繁嚣的城市,青年中心是不可缺少的。这座房子有一个宽阔的庭院,所服务的贫苦女孩在一个月内增至一百人。自一八九八年十月起,这房子亦成为省会院。莫兰诺修女迁至卡塔尼亚,一直住在圣母进教之佑街。

教授要理是「我的工作」

莫兰诺其中一项专长就是教授要理。当时的青年都对实证主义、理性主义和达尔文主义着迷,天主教的教导都被遗忘了。这位天主忠仆认为有必要尽量聚集更多女青年,为她们提供认真的信仰培育,因为她们无论日后成为教师或母亲,都要作信仰的导师。她请求慈幼会省会长蒙特利神父(Fr. Monateri)安排一位能胜任的教授,定期提供要理讲授。她则选派几位较聪颖和虔诚的修女负责此事。

一八九九年三月,卡塔尼亚圣葛斯默堂(St. Cosmas)的本堂神父邀请莫兰诺修女在他的堂区开设青年中心。在一段日子后,她与三位修女抵达当地,服务三百名女孩。每天工作前,她先讲授半小时要理,如此逐渐发展「堂区要理运动」。纳华枢机(Cardinal Nava)看见母佑会修女在「圣母进教之佑」街和圣葛斯默堂区的工作,便把城内所有的堂区要理讲授工作交给莫兰诺修女。如此,这个运动遍及卡塔尼亚十六个堂区,甚至扩展至城外。她为堂区要理使徒会(Parish Catechetical Apostolate)服务了九年。她很重视这工作,称之为「我的工作」。她培训修女为教理讲授员,派遣她们到堂区,也探访她们,教导她们如何更有效地讲授要理。枢机希望她在教理研究会(Archconfraternity of Christian Doctrine)的大会演讲。这个大会每年召开几次,有许多神父和平信徒参加,他也经常出席。

其他工作

一八九九年十一月三日,莫兰诺修女与三位修女到默西纳的巴塞罗波左(Barcellona Pozzo),那是个人口稠密的市镇。她们在当地为贫苦孩子开设一间幼儿学校和一个工场,首天即有六十名女孩就读。她亦把信仰冷淡的人组成热心的基督徒团体。

应马沙拉人民迫切提出的要求,莫兰诺修女与五位修女到当地开办青年中心。她在当地逗留了十二日,确保青年中心顺利开始。诺托(Noto)教区的莫迪卡高地(Modica Alta)也设有另一间会院。一九O二年一月,在马利诺主教(Bishop Mariano)坚决要求下,母佑会亦在恩纳(Enna)省的亚美里纳广场(Piazza Armerina)开设会院,很快便招收了一五OO名学生。同年二月,母佑会在卡尔塞塔(Caltanissetta)开设为贫苦女孩服务的新会院,并在一九O三年于巴勒莫(Palermo)区高泉省(Altofonte)的帕尔科(Parco)展开工作。

最后数年继续扩展事业

一九九O年七月廿二日,莫兰诺修女经过多年的奔波劳碌和繁重工作,在庆祝她的主保瞻礼时,在酷热天气中不支倒下。她的肠脏患上肿瘤,使她发高热和剧痛。由于她身体虚弱,因此不适宜接受手术。医生认为她命不久矣,但她对一众忧伤的修女说,耶稣比她受了更多苦。当时仍未发明抗生素,但有许多热心人士向上主祈求她早日康复。在十一月中,莫兰诺修女跨过危机,可起床行走,还自嘲说野草总是死不了。

由于人数和工作不断增加,阿里会院已不敷应用。因着天主的眷顾和圣若瑟的转祷,莫兰诺修女在卡伦达街(Via Caronda al Borgo)找到一幅较大的土地。她们把会院内唯一的金币装在袋中,挂在会客室的圣若瑟圣像的颈上。如此,她们逐渐筹得足够的资金,最后由慈幼会省会长毕高洛神父(Fr. Piccolo)主持奠基仪式。一九O二年九月九日,团体由「圣母进教之佑」街迁至卡伦达街,新会院设有较大的宿舍、小圣堂、工场和学校,在一九O三年由李奥利蒙席(Mgr. Riccioli)主持祝圣仪式。

一九O五年,芳济博西诺(Frances Bonsignore)成为望会生。她的一只中指受感染,医生认为应进行切除手术。莫兰诺修女对上主充满信心,对她说:「到小圣堂去,告诉耶稣说,院长吩咐你到这里,求他无论如何不用你动手术。」芳济听她的吩咐去了。数天后,医生诊断说她毋须动手术。

一九O六年八月三十日,莫兰诺修女告诉色辣芬伊利亚修女(Sr. Serafina Impenduglia),因身体虚弱,再不能写信给她。莫兰诺修女无论遇到甚麼事,脸上总挂着微笑,善待每一个人。她很早便起床,在修女到小圣堂前,先行祈祷和拜苦路,然后参与团体祈祷。她在祈祷后,热诚地全力投入工作,比她年青和健康的人也及不上她。

其后数年,她仍然感到剧痛,但依然保持笑容。她与耶稣的关系越加亲密,与他一起度过许多痛楚和无眠的长夜。一九O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达葛禄修女(Mother Daghero)在全会代表大会获选为总会长后,莫兰诺修女到帕拉尼亚(Palagonia),在当地的堂区、青年中心和商科学校为十二至十八岁的女孩教授要理,是她最后的工作。十二月廿七日,经过长时间的默想祈祷后,她写道:「在天主审判我们时,我们须为能力所及而没有实行的善事作出交待。」

最后阶段

一九O七年十二月,莫兰诺接获总会长的信,请她返回比哀蒙(意大利北部)定居。这是说,她在西西里廿七年的工作将会突然结束。她打算悄然离去而不告诉别人,以免使人难过。她准备启程时,病情忽然恶化起来。其他修女看见她面色苍白,发着高热。她感到自己快要死了。一九O八年三月廿四日,医生检验病人后惊呼说:「你们干麼请我来看个死人?……是严重的腹膜炎。她没有希望了。」莫兰诺祈求说:「上主,请让我在世上受苦,但要带我到天堂去。」她承受着极大的痛楚,领受临终圣体。她拿着十字架,在临终时喃喃地说:「耶稣,不要抛弃我,让一切都按你的旨意成就吧。」她卒于一九O八年三月廿六日早晨,享年六十一岁。

她的遗体安放于阿里马利纳的小圣堂。三月廿八日,为数众多的女青年和妇女悲伤落泪,组成盛大的送葬行列,目送她们摰爱的母亲入土为安。

阿里的母佑会团体于七月廿二日(圣玛利亚玛达肋纳的纪念日)安放墓碑,碑文内容包括:

「……她的生命是结合行动与默观的奇蹟,以信德为引导,望德为安慰,爱德为存在目标。她履行管理和指导工作时,兼备谨慎与纯朴、坚决与明辨、严格与温良……」

玛达肋纳莫兰诺是初学师、省会长、母佑会西西里事业的始祖。她在一八八一年加入母佑会时,母佑会只有两间会院、七位修女及两位初学生。她在一九O八年身故时,修会已扩展至十八间会院、十二间青年中心、六间学校、五间幼稚园、十一间工场、四间宿舍及三间提供信仰培育的学校,并有一四二位修女、二十位初学师及九位望会生。在卡塔尼亚展开的要理讲授工作遍佈十六个堂区。

对莫兰诺修女的评价

-
帕斯华塞尔法修女(Sr. Pasqua Scelfo):「我曾听到多位主教说:『莫兰诺修女应成为主教。』」

-
马兰克神父(Fr. Marenco)是莫兰诺的告解神师,后来晋升为主教。他忆述说:「……(她)具备真正的热诚、温柔虔敬,绝不浮夸,作出的牺牲多不胜数……她应出任修会的总会长。她卓越的品格兼备男性和女性最优良的素质。」

-
杜斯迈枢机(Card. Dusmet):「我从没见过如此积极的修道者。」他指她是坚强的女性,可媲美「友第德的刚毅」。

-
奥林亚斯图拉(Olympia Stura):「玛达肋纳自小已决志成圣,她所作的一切也是为了实现这理想。」

-
麦克修女(Sr. Macchi)说:「这位天主忠仆实践美德时,显出罕见的认真和英豪。我没有察觉她在世时有一丝松懈。」

-
道明加尔里(Domenic Garnieri)是她首位传记作者,在列品调查进行时作证说:「她以真正的英气实践神贫。」

-
李昂亭麦克(Leontin Macchi)说:「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热切祈祷、耐心承受痛苦、在任何情况下保持沈着、谦逊待人及承担最卑微的工作。」

-
慈幼会省会长蒙特利神父(Fr. Monateri)说:「莫兰诺修女是位圣人。在她喜乐的面容背后,隐藏着聪颖、积极及醒寤的心灵,热衷于光荣天主和别人的得救……与她相处时,就像看见对天主充满爱火的圣女小德兰,昼夜不停地实行爱德工作,帮助她的一众女儿成圣。」

-
纳华枢机(Card. F. Nava)对特里达尼会院的修女说:「你们有一位圣善的长上,应懂得怎样珍惜她。」



圣大亚尔伯(St. Albert the Great)勒根斯堡主教圣师

圣亚尔伯学识渊博,时人称为「伟大的亚尔伯」,原籍德国巴威的斯瓦俾亚,生于一一九三年,入意大利帕雕亚大学读书。学业完成,入多明我会修道。一二二二年,多明我会总会长真福若尔当写信给福女戴安娜,报告他的修会新近收录了十个新会士,其中有两名是德国伯爵的儿子。这两名德国会士中,有一个就是亚尔伯。亚尔伯的叔父竭力阻挠他弃家修道,但是努力完全失败。

亚尔伯的父亲波斯达伯爵闻悉儿子「遁入空门」,大为震怒,扬言将以武力将他劫出修院。修会当局将亚尔伯转移另一修院,以策安全。

亚尔伯受训期满,一二二八年起,在科隆和其他城市修院执教,声誉渐起,德国全区莫不知道多明我会有这样一位杰出的人才。他由德国折往法国,考取博士学位。一二四八年起,主持多明我会科隆高级学校校务。门墙桃李,人材辈出,他最得意的门生就是号称「天神博士」的圣多玛斯。

亚尔伯博览群书,好学不倦,除精通神哲学以外,对数学、物理及其他各项自然科学均有深邃研究。生平着作,有三十四巨册,包罗万象,举凡神、哲学和各项自然科学,无不应有尽有,洋洋大观。他对自然科学的造诣与培根齐名。部分学者甚至说他对科学的贡献,较培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是当代物理学、地理、天文学、矿物学、化学、生物学的权威,因此得了「万有博士」的雅号。

亚尔伯对学术最大的贡献,是将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土多德的学说,引伸发挥,用为研究神学的工具和方法,予以「天主教化」。他奠定了士林哲学的基础。

亚尔伯在繁重的讲学生活中,不断写作。在科隆执政期内,复常为行政当局排难解纷。一二五四年起,任多明我会德国区会长。两年后,出席巴黎多明我会全体大会。其时,多明我会和方济各会人才济济,光芒万丈,昂然执当代学术界的牛耳。各大学的世俗教授,相形见拙,因忌生恨,激起反对修士在大学讲学的运动。

不久,教廷派亚尔伯为教宗神学和法学顾问,亚尔伯在罗马任职期内,常在各圣堂讲道劝人。

一二六O年,亚尔伯升任勒根斯堡城主教,两年后提出辞职,重返科隆大学执教。一年后,教廷委派他与方济各会会士白多在德国宣传十字军运动,任务完成,继续返科隆教会写作。

一二四七年,亚尔伯奉召出席里昂第十四次大公会议,启程前,惊悉爱徒多玛斯逝世的凶讯,无比震惊。大公会议中,亚尔伯与真福伯多禄戴伦旦(未来教宗依诺增爵十世),致力谋取希腊教会和罗马复合,厥功至伟。

三年后,斯德望邓平和巴黎若干神学家攻击多玛斯的神学学说,亚尔伯亲往巴黎为爱徒辩护。

一二七八年,亚尔伯在课室讲学,记忆力突然完全丧失。两年后,在科隆无疾安逝,时为一二八O年十一月十日。

亚尔伯于一六二二年荣列真福品。德国主教于一八七二年和一九二七年一再申请教廷通过亚尔伯的立圣品案。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教宗比约十世颁诏宣布亚尔伯为教会圣师。

教宗比约十二世奉亚尔伯为自然科学家的主保。



圣古里亚、圣沙慕纳、圣亚比波(SS. Gurias, Samonas and Abibus)殉道

戴克里先迫害天主教,古里亚、沙慕尔在叙利亚被捕,因不肯背弃真教,饱受酷刑,双手缚在樑上,身体悬吊空中,脚上系以重物,以增加痛苦。人们又把两人投入地牢,断绝饮食,三日后提解公庭。古里亚受伤过重,奄奄一息。沙慕尔又受了一场剧烈的酷刑,忠贞不屈。法庭宣判古沙二烈士执行死刑。

亚比波是叙利亚爱地沙的六品副祭。教难期内,自动投案。法官劝他考虑,亚比波早已决定杀身成仁,为主流血致命。解往刑场时,年老的母亲和亲戚一路伴随。临刑前,与母亲吻别,慷慨就义,死于烈焰中。



圣戴西德莱(St. Desiderius)加沃主教

圣戴西德莱出身贵族,母亲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戴西德莱青年时,在格洛泰王的宫廷任职,常与圣亚诺、圣爱利日交遊,圣德日进。

戴西德莱的哥哥任加沃主教,六三O年被人暗杀,戴西德莱当选继任。他忠勤执行主教圣职,照料教友的神形利益,创建男女修院,训练神职人员。六五五年逝世。



圣玛洛(St. Malo)主教

圣玛洛是威尔斯人,自幼在修院学校读书,长大成人,父母拟接他回家。玛洛早已看破红尘,逃往邻地小岛。晋升铎品后,渡海赴法国不列颠尼传扬福音。他的传教中心是在一个岛上,岛上建有城市,后人称为圣玛洛城。

玛洛在不列颠尼各地广建圣堂,创设修院,劝化异教徒无数。

亚列城若干异教徒与玛洛为仇,阻挠他的传教工作。玛洛被迫离境,带了三十三位修士往森德。临行时,他当众宣布天主定将降灾祸,惩罚异教徒的罪行。数年后,亚列城的居民派代表请玛洛返任,因为自玛洛离境后,当地三年没有下雨,农田歉收,灾情严重。玛洛立即返亚列。他一到城里,甘霖沛然而降,旱灾消除,居民额手称庆。



圣芬旦(St. Fintan of Rheinau

圣芬旦原籍雷斯德,年青时被奥基人俘虏为奴,乘隙逃出,在苏格兰某主教府住了一个时期,赴罗马朝圣。朝圣回来,在森林与若干修士共同修道。

过了一个时期,芬旦开始独居隐修,每日从不生火,仅吃生冷的食物,他这样隐修了廿二年。八七九年逝世,遗骸于一四四六年逝往莱诺。



圣李奥波(St. Leopold

一O七三年,李奥波生于梅克。自幼已从巴沙主教圣亚德门学习修务圣德。廿二岁时,父王驾崩,李奥波登极,娶妻亚纳,乃亨利皇帝的女儿。李奥波共有儿女十一人。他的儿子弃家修道,任蒲公田蒙利门修院院长,是一位着名的历史家。

李奥波接受奥督的要求,在文尼华创建了海根古修院。这修院已有八百餘年历史,至今还存在。维也纳附近的奥思定会修院,也是李奥波创立的,这修院至今对德文言语民族的宗教礼仪运动,佔很重要的地位。此外,现代着名的朝圣中心,斯底利亚的本笃会修院,也是李奥波所创建。

李奥波全力传扬福音,发展教务,在位四十年,一一三六年逝世。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